社會評論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紀律的訓練與教育〉

文◎陳鳳翔

去年(2006)底,台灣正式宣告施行零體罰政策。終於,教育部規範教師管教辦法草案在近日出爐。可用的管教措施,如口頭糾正、調整座位、公共服務、暫時隔離等;違法的管教方式,包括打罵、交互蹲跳、蛙跳、連坐處分等。注意事項中明訂「罰站」改為「站立反省」,拿掉處罰的意涵,強調重視反省。至於不聽老師口頭糾正、影響上課秩序、不聽管教的學生,教育部要求老師將學生「後送」,交由專責人員或輔導處、學務處協繼續參與學習活動。

近二十年來,教育政策(包括零體罰)觀念是培養健康自由的孩子,使他們不受恐懼、與競爭的摧毀。背後的主要理念是人本思想,認為教育就是供給孩子一塊好的環境,讓孩子能快樂自主的發展,而非對大人一指令、一動作前進。老師的職責不是把一套技巧與知識灌輸進學生的腦袋中,而是提供創意的條件讓知識在其中構成。

的確,人本的教育理念與方法,帶來很多好的建樹,也扭轉了傳統教育管教方式的不當。但是也帶來一些問題,值得深思探討。

人本教育裡的必然提及典範:夏山學校(1921創立),可以說是森林小學的始祖。其存在就是為「讓孩子自由發展」的教育理念可行性作見證。創辦人尼爾對兒童的教養主張採取一種適性而自然的方法,以愛鼓勵孩子自由發展,學校應該適應學生,而非使學生適應學校。

就像,有小女孩可以都不去上課,一整個學期都在織毛線,是被容許的。因為尼爾認為不應該用教育方式勉強改變人從一個快樂農夫,變成壓力大、煩惱多的牙醫。每個小孩都有各自的潛能,他們會找到屬於自我的路。老師只需在他們找到興趣時,適時引導,從旁協助與鼓勵。

這種教育理念或許適用於八十多年前的英國鄉間,當時沒受過教育的農婦所織出來的毛衣,還可以賣錢餬口維生。但時至今日,成衣業是一門專精的學問,款式設計、新品發表、行銷管道,都有講究。普通的毛衣,是無人問津。即使想當快樂的農夫,也得不斷學習,產品才得以進步改良,國家政府單位農委會更不時主動給予指導,以避免生產過多,銷不出去的困境。

太過於強調快樂學習,卻忽略學習過程中本質上就存在一些「不快樂、得勉強自我」的時候。這也是為何這種快樂教育理念或許小學中低年級還合用,但絕對不適用於開始分專業的高中(職)、大學。因為當學生已經照自己性向選擇了某條專業領域,後來的學習本來就僅有少部分是順應自然天生的創意能力,大部分則必須絞盡腦汁學習其他成功者,在技術開發、調查市場、改善行銷手段、調整投資的寶貴經驗。而這些學習是得有扎實的紀律習慣為基礎。

然而,快樂、自由學習,較不強調紀律的養成,造成學生們普遍沒有執著的追求,以及缺乏對自己惰性、依賴性、隨意性的約束力。遇到學習困難時,便較難表現出毅力、頑強和克服困難的決心。

以目前的大學教育為例,老師們常見的困擾是,學生們太晚睡,第二天爬不起來,上午第一、二堂蹺課。也有上課時,遇到不感興趣、或是困難的課,便在下面做自己的事,更誇張的還有看漫畫、打電動。大學教育強調學生自主、自立,老師們多半口頭勸告,沒人用「後送」或什麼處罰辦法來管理。也就是大學教育,不在於協助學生紀律的養成,那應該是前面中小學階段該打好的基礎。

有企業管理調查,哪些類型的員工最容易超到公司淘汰?其中「嚴重違反紀律」(例如準時上下班)被公司解雇的,佔百分之七十以上。因為一個公司的紀律是企業得以正常運轉的保證。然而我們目前教育最大的問題在於缺乏紀律訓練,未來這些上課遲到早退、甚至蹺課的學生,畢業入社會,如何經得起企業老闆的要求?即使在美國,人們可以同情一個能力差的員工,也可以照顧一個有障礙的員工,但是企業界皆不願意給那些違反公司紀律的人機會,因為好的紀律是公司成功的必備條件。

每個教育理念應該都有它的試用場合、環境、對象、時間階段性,不應該迷信某種教育理念可以包山包海,適用各個領域。就像人本教育再怎樣好,軍隊管理也絕對不可能採用。因為這樣訓練出的軍隊,保證不能打仗。西點鐵膽將軍巴頓甚至這樣說:「假如你不執行和維護紀律,你就是潛在的殺人犯。」因為紀律是保持軍隊戰鬥力的重要因素,也是士兵們發揮最大潛力的基本保障。

規範教師管教辦法正式案尚未出爐,還有時間好好針對管理辦法再細部處理,並該嚴肅地考慮「紀律的訓練」如何納入辦法裡。畢竟紀律不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自由散漫才是真實的人性。人本理念過份樂觀「人性本善」,所架構的教育方法自然會有這方面的缺失。只有基督信仰,承認人性的罪惡趨勢,這才能真實面對人性問題,給予改善與正確引導。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