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評論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打開多元成家的潘朵拉〉

文◎陳小小

 去年9月8日,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發動了「多元成家,我支持!」連署行動,今年(2013)多元家庭民法修正草案已於今年10月在立法院一讀通過。許多名流、藝人公開支持。這份修正草案為何吸引人喜歡?因為它提出了一個非常自由的伴侶制度。

過去的傳統婚姻令現代人感到綁手綁腳。好比要收養一個小孩,是夫妻兩人的事,要取得雙方的同意書,非常麻煩,但伴侶制度只要一方決定即可。其自由度大到解散伴侶關係也超級簡單,只要一方決定即可。傳統婚姻若要離婚,是夫妻兩人的事,要取得雙方的同意,常要花上很多時間和體力,並花費大把銀子請律師,雙方較勁盤算如何掙到最多財產、對自己最有利的結果。

另外,這個制度也打破了華人傳統的家族觀,伴侶制的婚姻認為關係可以僅止於雙方小倆口,你不用跟著我叫我的父親爸爸,我也不用跟著你叫你的母親媽媽。至於其他親戚,叔叔伯伯阿姨嬸嬸的,當然更無須理會。

不僅如此,「多人家屬」更是一套不分性別、不以性關係為必要基礎的嶄新成家方式。情人、好友、姊妹…,只要視彼此為家人即能共同成家。在這樣的設計下,也一併解決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問題。

事實上,另外還有一個同志婚姻法,去年早已送入立法院。兩案算是雙管齊下。去年的是修改傳統的婚姻法,把「一男一女」改成雙方。但傳統婚姻法太束縛了,所以只有那些同意從一而終的同志想要這種婚姻制度,而其他喜歡自由解放的同志,比較想要的是隨時可以解散關係的伴侶法。

而不管是同志婚姻法或是伴侶法,一方面透過宣導影片描繪出滿足所有人需求的「美麗人生」,一方面透過文宣品責備反對者不重視「人權」。每個人都有戀愛的自由、締結關係的自由,多元成家的自由(男男、女女、多男多女),一男一女的傳統婚姻者,反對者幹嘛雞婆擋人幸福呢?自己幸福,也該樂於把屬於自己的幸福與各種人分享。然而卻不知道「美麗人生」的願景是需要夠深的口袋。如果知道要付出多少的金錢才能實現,你我可能就會三思。

同志運動一向與性解放運動緊扣一起,同志遊行的活動會見到各樣性解放的口號「未滿十八要做愛,家長老師別妨礙」、 「我要多元伴侶關係」、「戀童」、「性變態才是常態」。就像兩年前國中小學性教材,「同志教育」也綁著「多元情慾」,自然就會讓愛滋或是性病感染人數上升。

同志或性解放運動者總是強調只要做到「安全性行為」,就不會感染愛滋或性病。

但101年9月4日【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目前國內有1萬6053名愛滋感染者就醫,…占疾管局全年預算的45.4%,大約疾管局每2元預算,就有近1元用在愛滋治療,嚴重排擠到疾管局幼兒疫苗、檢驗研發等其他防疫業務。

102年3月29日【今日新聞網╴記者陳鈞凱╴台北報導】台灣新增愛滋感染者人數,每年都以超過16%的速度增加,龐大的愛滋藥費,快叫衛生署吃不消!

在全世界目前已通過同性婚姻的15個國家,社會福利制度通常夠健全,背後的基礎是人民要納很重的稅,有些稅金甚至高達1/2,所以才有實力解決問題。如果台灣要效法這些先進國家,人民就必須體認到你我得一步一步把不夠深的口袋,逐漸增加掏出金額,繳稅給政府處理這些問題。

依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102年8月統計月報,184位愛滋感染者扣除73位尚在疫情調查中感染原因不詳者,111位確定感染源者,同性戀(89位)和雙性戀者(6位)感染者共95位,佔全部的85.58%。這些資料顯示他們推行多年的「安全的性」教育,收到卻是相反的效果。

事實上,目前的性教育教材大多承襲歐美,非常不安全。兩年前,教育部已經發下去給各個國小、國中的《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第83頁寫著「教師要正視青少年性經驗,在性交過程中,青少年學習作身體的認識與探索,並且學習尊重彼此的身體, 隨時關心彼此的感受,讓性愛成為愉悅的事,才不會讓做愛只帶來無知造成的傷害與大人的責怪。……積極教導學生正確使用保險套、指套、製作口交膜,及使用水性潤滑液;所有性玩具也保持乾淨…」

而美國已經深受自己編的性教材所害。疾病防治中心CDC的2008年報告指出美國境內每四名青春期少女,就有一位曾感染性病。探究其原因很大部分就是出在錯誤的性教育。

以保險套為例,其主要功能是避孕,也可降低經由性器官感染性病之機會。但是由於性病種類繁多,可經由血液、體液、黏膜及傷口等多種方式傳染,因此保險套防治的功力有限。當醫師對罹患性病的年輕人宣告壞消息時,他們納悶著「我們每一次都有用保險套阿?!」至於有些性教材雖是正確的,但許多人僥倖心態,總認為自己不會這麼倒楣。而網路交友、愉悅性藥物濫用是感染愛滋的兩大原因。而實際上最安全的性行為,就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婚姻制度,一對一固定性伴侶,基督教、天主教提倡的守貞觀念,但這些卻為現代人所唾棄。

治療愛滋病人可降低感染傳播速率,因此台灣是全世界少數對愛滋病提供全免費醫療的國家;台灣因為這樣做,所以愛滋的控制情況是相當的好。但是通過同志婚姻或多元成家的伴侶法之後,同性戀者的外籍伴侶,是否會透過同性婚姻,取得台灣免費醫療的權利?這中間有多少是真婚姻,有多少是假的?台灣會引入大批的愛滋移民嗎?台灣能否有預算來照顧這些透過同性婚姻來的愛滋移民?

這些是很現實的問題。我曾經因為女兒住院一周,而認識隔壁床的黏多醣寶寶家庭,一個母親和一個12歲的黏多醣男孩。其中有好幾天,我看到其他黏多醣寶寶母親紛紛上門來請教那位母親是否有其他民間管道可以申請補助款。聽說一開始政府是全額補助黏多醣寶寶,但是後來經費有限,一些輔助款就被刪除了。而這些罕見疾病患者更是弱勢中的弱勢,不會有多少人替他們上街頭遊行發聲。

想到這裡,我認為台灣百姓多數都很有愛心,但總額資源並非無限,口袋大多也跟我一樣,並不夠深。如果預算不夠,目前得愛滋的人是否會被迫部分自費?到時他們無法負擔自費,台灣的愛滋是否會蔓延造成一片混亂?

此外,法律不僅是一種規範,也同時扮演社會道德倫理方向指導作用。當這兩個法案通過,顯見會影響下一代的價值觀。屆時我們的下一代性觀念會更加的開放,便可能危及健保制度並提高稅金。尤其台灣的健保制度令世界各國羨慕,是我們幸福的根基。一旦被破壞,我們又會重回因病而致貧窮的惡性循環。所以,當高呼「人人都能自由組成家庭,落實人人平等。」我們要深思『多元成家』其實是有價格的,我們有多少能力?要付出多少代價?

另外,伴侶法是在傳統婚姻制度之外,另闢的完全放任的婚姻法。它無須在身分證上顯示你有伴侶,這會讓因不知情而介入其他伴侶關係的小三、小王的情況更形嚴重,糾紛會比傳統婚姻制度多更多。

而更深的隱憂是多元成家是要建造一個完全放任的婚姻制度,而它帶來的禍害恐怕會跟完全放任的資本主義一樣。完全放任的資本主義帶來目前有錢國欺壓窮國、強者欺壓弱者的嚴重性,已經沒人擋得住這場風暴。完全自由放任的性伴侶觀,會讓愛情成了戰場。又帥又有錢又有能力的男人和又漂亮又性感又年輕的女人,是強者。Winners take all.他們可以順理成章「合法地」搶走一般普羅百姓的愛情。

反對不代表歧視,而是看清事實。我們得在此謙卑地承認自己的能力不夠,口袋不深。以目前台灣的國力,應該承受不住這兩法案所帶來的衝擊。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