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評論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霍爾的移動城堡》〉

文◎陳小小

「你真的打算一輩子待在海岸邊的帽子店嗎?」在咖啡蛋糕屋找到自己這一生喜歡的工作—服務生妹妹莉蒂這樣問著姊姊蘇非。

「帽子店是父親最在意的,我又是長女」,平凡、沒有自信的蘇非,躲著妹妹莉蒂炯炯有神的目光回答。

「不,不是這樣。自己的人生不是自己決定是不行的。」工作得很快樂,許多顧客衝著其甜美笑容、服務周到而上門的妹妹莉蒂,正被連連催著回到工作崗位上,她把握住最後的一點時間勸著姊姊。

蘇菲很會做帽子,許多帽子在她的巧手下,獲得很多顧客讚賞,但她不好交際。當其他女孩七嘴八舌地聊著荒地上出現一個移動城堡,是魔法師霍爾住的房子,蘇菲仍一旁默默地埋頭苦幹做著帽子。女孩子們有說有笑地說這霍爾會吃少女的心。而她則是一邊做一邊想著,做帽子這工作究竟是否是自己想要的,疑惑著難道自己就此過了一生?平常足不出戶的蘇菲,終於煩悶不已、走出家門,去找妹妹莉蒂聊聊,以整理頭緒。

在途中,蘇菲被兩位士兵騷擾,正巧遇到一位金髮美男子解救。他手一伸開便搭著蘇菲飛上天空,兩人踏著華爾滋舞步在空中滑步,蘇菲的心就這樣被吸走了。但其實那時候,那個金髮美男子正被荒野女巫的手下追趕,女巫找不到人,便到蘇菲的帽子店向蘇非施魔法報復,十幾歲的少女蘇非一下子老化成了九十歲的老婆婆。蘇菲無法再待在家裡,總要想辦法解決,便收拾行李,前往荒地移動城堡,尋找魔法師霍爾幫忙解開咒詛。這一出走,竟走出原本被可以被預測的死板人生,也走出了過去封閉的自己。

  蘇菲進入霍爾的移動城堡裡,遇到火魔卡西法。火魔看出蘇菲身上帶著強大的咒詛,他對蘇菲說,只要蘇菲能識破卡西法與霍爾合約裡的秘密,讓卡西法重獲自由的話,他就幫蘇菲變回原來的樣子。後來霍爾從外頭回來,蘇菲第一次見到他,驚訝地發現那位解救她的金髮美男子,原來就是傳說中會吃少女心臟的魔法師霍爾。每天的相處下來,蘇菲逐漸認識瞭解霍爾,也無法自拔地愛上他。

蘇菲住在霍爾的移動城堡裡,原本情緒內斂的她,開始會表現,能適時發洩,沒有想法的她,也逐漸擁有自己的主見。她的頭髮忽長忽短,容貌忽老忽年輕,反應她的內心成長狀況,對自己有自信,外貌就轉成少女,覺得自己長相平凡、啥事都不會自卑感作祟,外貌就又變成老太婆。

因著愛霍爾,愛情的力量使她忘了自己身上的咒詛,反倒更關心霍爾身上的咒詛,想要幫忙解開。內向拘謹害羞的性格,轉變成極具勇氣與個人擔當。原本不太上街的她,卻為了只嗜吃燻肉荷包蛋的霍爾與其徒弟馬魯克的飲食均衡,而出外採購馬鈴薯與魚。為了幫助膽小的霍爾不用打仗,竟有勇氣與膽識假裝是霍爾的媽媽到皇宮謁見國王,請求王國不要徵召。甚至內向的蘇菲可以主動先對霍爾說出「我愛你」三個字,表達愛意。後面,當戰爭臨近,霍爾將城堡一家老小藏得很仔細,但戰火蔓延開來無法控制,為了不讓霍爾擔心,蘇菲一轉被保護者的弱女子角色成為剛強,她指揮著火魔,帶著城堡裡的眾老小躲空襲、搬地方。最後,竟是不會魔法的她,拯救了魔法師霍爾。

至於霍爾,法力強大,卻非常個人主義,只注意自己。從其極端重視外貌,頭髮顏色不對就活不下去,以及整棟城堡其他地方卻亂七八糟、唯有自己房內的華麗裝飾可見一斑。他的個人主義,就有如他的老師莎莉蔓女巫所言「他的法術只為自己存在」。直到蘇菲為了他,進入設有陷阱的皇宮,捨身相救(莎莉蔓女巫的魔法射穿蘇菲的帽子),使得霍爾的法術終於從為自己轉而為他人。霍爾對著蘇菲說﹕「我終於找到我不得不保護的東西,那就是妳。」

「愛」的力量之大,魔法的詛咒算不得什麼。蘇菲的愛就破了霍爾、卡西法、稻草人上的咒詛,與莎莉蔓女巫或荒地女巫所施的魔法。並且,「愛」還能扭轉人的個性與生命,讓內向的走出封閉,讓軟弱者變剛強,讓利己的變為利他,讓懦弱的人變為勇敢。但是《霍爾的移動城堡》整片所指的愛,是用於他人的愛,而非用於自身的愛。就像霍爾的魔法用於自身,就不怎麼強。

對於強調個人主義的現代,這片是個很大的提醒。一些現代人就像金髮美男子霍爾,擁有各種強大的能力(魔法),多是為了自己。他們過於強調「對自己好一點」、「珍愛自己」的說法,「愛」多用在自己,少為他人,甚至他們會嘲笑別人活的人是傻瓜。這些人的身上就會發生一種怪象,就好比,過去為人父母遇到困境時,因著愛孩子多於愛自己,於是產生莫大的能力,勇氣十足,咬緊牙關繼續努力撐下去。但現代的父母遇到困境時,愛自己多於愛孩子,自己活不下去時,就餵孩子吃毒藥,也不給孩子有活下去的機會。

在這個強調「凡事愛自己,以自己為最重要考量」的現代,或許透過這部片該換個角度去思考,因著愛他人,為著別人活,可能會活得更有意義,活得更好。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