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評論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小瓢蟲的聖誕節》〉

文◎陳小小

「森林在哪裡?我想要回家。」小瓢蟲米亞與提姆到處問這句話。

小瓢蟲米亞與提姆原本住在森林裡的一棵美麗大杉樹上。兩人正興高采烈地迎接聖誕節,就在米亞端出烤餅,兩人要交換禮物之際,一陣天搖地動。

之後,一切歸於靜寂,被震暈的米亞與提姆,奮力爬出東倒西歪的房子,赫然發現:森林不見了!

他們在一個陌生的空間裡,杉樹上掛著許多從未看過的晶亮耀眼東西。提姆帶著米亞,忐忑不安地踏上尋找回家的路。好不容易,終於遇到其他昆蟲。奇怪的是,蟑螂一家人完全沒聽過森林。

「什麼是森林?」熱心的蟑螂皮卓問。

要對從來沒看過森林的人解釋什麼是森林,還真是困難。米亞與提姆想了半天,終於擠出「就是有白雪的地方」的答案。

「喔!簡單,沒問題,我的狗狗會帶你們去有雪的地方。」皮卓拍拍胸脯保證,米亞與提姆也鬆了一口氣。

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到了有雪的地方,白雪飄飄降下。但對於廣大無邊的森林而言,這裡只是個極其狹小的封閉空間。雖然到處是美味的食物與飲料,昆蟲們肆意大吃大喝,但這不是森林!

米亞與提姆失望了。此時,遇到一個看起來非常有智慧的蟲子在打坐。他們恭敬地請教:「我們想要回家,但不知道怎麼回去。」

對方自言自語,又像對他們說話,「我們應該往哪裡?往該走的地方走。但,會去哪裡呢?往東、往西、往南、往北,去每一個地方。」米亞說:「我們不需要去每個地方。我們只需要回森林。」

蟲子語帶禪機地表示:「很典型的案例。目標很明確,想要達成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始。」突然,頭朝地、屁股朝天地打坐,說著:「只要轉過來,也就沒有目標。如果沒有了目標,也就不用去哪裡。留在原地就好了,哪裡都不用去。留在原地,其實就是繼續前進。一個簡單的道理。」米亞與提姆無法接受這種答案,便離開了。

提姆想著,爬上高處應該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但是徒勞無功,再也裝不下男子漢的他,正準備向米亞坦承自己的能力有限,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此刻,出現了一隻深懂藝術美學、人文知識的蒼蠅。

他說:「只有我才會知道森林在哪裡。那些沒水準的野蠻人,哪會知道什麼是森林?」米亞與提姆又重新燃起一絲希望。

蒼蠅帶著他們飛來飛去,終於飛到目的地。蒼蠅拿出美酒與食物,躺在一張聖誕卡的前面,悠閒享受著:「這就是森林阿!」卡片上的圖案就是森林。米亞與提姆跌到谷底,悲嚎:「真正的森林在哪裡阿?」

《小瓢蟲的聖誕節》是愛沙尼亞首部動畫長片,技術成熟完美,故事結構豐富完整,在愛沙尼亞發行後大受歡迎,並榮獲各樣獎項,受邀於影展播放。多數人是以環保的角度來看這部影片,從瓢蟲的觀點和他們所面臨的問題來探討人類對大自然的迫害。但,這部片也是很好的福音電影,可以用來討論關於信仰的追尋。

羅馬書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一章19節)在每個人心裡深處,都有永恆的家鄉影子,也明白人生不過七、八十年,都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世日子短暫,不能長存。然而,怎樣找尋回天家的路?我們的遭遇如同小瓢蟲米亞與提姆。請教周圍的親朋好友,人人答案不一。

大多數人會說,「哪裡有天家阿?活著最重要,不要想太多。」跟蟑螂太太一樣,每天努力地練身體,保持健康;或如蟑螂先生每天彈奏琴弦,快樂過活。

也有人用宗教哲學思辯,來回答這個問題,「只要腦袋轉過來,不要設定回天家的目標。沒有了目標,也就不用去哪裡。留在原地就好了,哪裡都不用去,這裡就是天家。」

也有人用藝術人文的角度來回答這個問題,就像蒼蠅,提出美學救贖論。也有人用科學角度來回答這個問題,就像片中那個不斷嘗試架設火箭,要登陸月球的蟲子,他們會說:「哪裡有天家?地球上面是宇宙各種星球,人類是隨機碰撞的產物。」也有人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回天家,就像米亞與提姆,只有換得更大的失敗。

《小瓢蟲的聖誕節》的片尾最後,米亞與提姆回到了家。是用哪種方法?這裡就賣個關子。人類要怎麼回天家?答案也有點相似,從天家來的,才能幫助我們回天家。詳情與更多的說明,煩請參考聖經,裡頭可以找到答案。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