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繁体 简体 RSS feed | | 转寄

〈那封石沉大海的家书〉

文◎黎书袁


图片提供/123RF

跟往常一样,六岁的我去二楼房间看叔叔在干嘛?安静的他总是坐在书桌前认真读书,准备就业考试。他看到我,就跟我玩。但那天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呼吸变得沉重,把我压在床上,并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反覆搓揉著我的阴部。我觉得可怕,但又不太理解这动作是什么意思,让他摸了好几把,才奋力把他推开,迅速逃走。

没想到那不过是个开始。某天夜晚,我被弄醒。黑暗中,张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见叔叔压在我身上,又做同样的事情。我再次猛力挣扎将他推开。他就走了。接著好几天的夜里,叔叔都来。同样的戏码不断上演,夜晚常常被惊醒。我躲在家里的大铁床下,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静静的夜里,听著楼下传来的电视机声音与爸妈看电视的笑声,我感到爸爸妈妈离我好远好远。「他们真的爱我吗?」这真像是一场恶梦。「还有什么人值得相信?」原本陪我和弟弟一起玩的叔叔,竟有如此丑恶的一面。「这世上我还能相信什么?」这种躲在床底下哭泣的日子,直到叔叔搬离开我们家,恶梦才结束。

厌恶与恐怖的阴影笼罩著我一整年,这件事让我过份地早熟,理解人性的黑暗。事后我在脸书遇到国小一位同学,他说当时就很讶异年纪这么小的我,竟然少有笑容。应该无忧无虑的我,已了解什么叫做烦恼。我不敢对爸妈说这件事,怕被他们责骂,也怕他们不相信我。本来放学后最喜欢回的家,竟体会到「家不是家」的感觉——家不再是我的避风港,家甚至是一种是天堂(爸爸妈妈的温暖)、又是地狱(叔叔的威胁)的地方!

我跟多数的女孩一样,会暗恋班上的男同学。但同时,我又憎恶男同学。对男性的厌恶与好感,同时在我心里发生。上了国中,我甚至主动跟导师要求想转到全是女生的音乐班。平时,我不太穿裙装。高中读女校,校庆化装游行,我穿上西装扮男生,挽著美丽的女同学走。

大一时,交了一个男朋友,以为可以克服对异性的恐惧与憎恶,但约会时,对方想要有些亲密的举动,我感到很恶心,无法控制地全身寒毛竖立直发抖,脑中浮现小时候那段遭遇,我惊惶失措地草草结束了那场为时不到两星期的短暂恋情。

我不是生来就会仇恨别人的人,我暗暗地恨著叔叔,积雪多年成冰山,我确实地想要回报他对我造成的伤害。每年总有几次家族聚会,我因著怕他而远远躲著他,又因著愤怒、冷冷地偷看著他,心里恶毒地盘算各项计画,立誓「你会老,我会大。你当年怎样对我,我就要加倍奉还。若不能做在你身上,你最好都不要结婚生子,只要你有小孩,我会让他感受到同样的暗黑恐惧。」

还好大二,主耶稣拯救了我。圣经说「人人都是罪人」,在圣洁的上帝面前,我看见自己满身罪孽。而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洗净这一切,我获得重生、洁净无暇。我不再否定自己,多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重担、黑暗,全都脱落。

既然人人都是罪人,上帝都赦免了我的罪,叔叔的罪,我有什么资格不原谅?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提起笔来,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写了封信给爸爸妈妈,提起当年的往事。我用这件事(叔叔的恶行和我的报复心)来证明人人是罪人,向他们传福音。并告诉他们耶稣的爱让我原谅了叔叔,希望爸爸妈妈也能信耶稣。我感到圣灵洗涤了我。

原本以为应该没多久就会收到爸爸妈妈的回信。因为通常我写信,爸爸是会回的。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完全没有消息。假日我坐火车返乡,爸爸妈妈也从来没跟我提到这件事,表达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或是处理方式。时间久了,我反倒疑惑了。我在想是不是我根本没有写那封信给我爸爸妈妈?还是邮差遗失了爸爸的回信?还是这件事是我在作梦?

过了好多年,在我几乎已经遗忘了这封信之后,家族爆发一件丑闻。我另一个叔叔的女儿,她被当年对我行恶的那位叔叔的儿子欺负。因为那位堂妹是在国外长大,受国外教育,她遇到这种事情马上反抗挣脱,并立即跟爸妈说。她不像我事隔十多年才跟爸妈透漏。且若非我信耶稣,要跟家人分享福音,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讲出来。然而我的事情竟然是透过堂弟堂妹事件,在家族中传来传去,大概是「有甚么样的父亲就会有甚么样的儿子」,最后辗转传到我耳中。我当时非常的惊讶!我真的有写那封福音家书!

然而,我还是没有获得爸爸妈妈主动向我提及这件事,表达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或是处理方式。自然也没获得叔叔的道歉。至於堂弟堂妹的事,似乎也没有甚么处理,只是成了四、五十人的大家族内,人人茶余饭后的八卦题材。我感到很可悲,面对罪恶被揭发,罪人们不太知道怎样处理。

俗语说,讨公道。但怎样才能有公平正义?加害人向被害人道歉就够了吗?加害人赔偿数十万、百万、千万,付些赔偿金就可以抚平伤害了吗?按照我还没信耶稣之前的想法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是把加害人关在黑暗的房间里面,绑起来,不给饭吃,每天照三餐毒打满一年(叔叔住在我家一年)。但我更想做的是做在他的儿子身上。然而这样只是让罪恶扩大!反过来,加害人犯了罪,真的快乐吗?最近有位补教界的狼师自杀。从他留下遗书,可以知道他也不想犯罪,去性侵女学生,而让家人蒙羞。他被罪恶捆绑,无法挣脱。

台湾26岁美女作家自杀事件或是另外一桩补教狼师性侵犯自杀案件,正让我们看到最好是不需要讨公道,整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就像我个人认为天堂应该是没有公义的地方,不需要公义的地方,因为那裏没有罪恶。我们对房思琪同情共感,希望这个不幸,从未发生过。然而罪就是已经入了世界,恶在各个角落到处肆意横行。而丑陋的罪恶被揭露,即使法官向加害人做出最公正的制裁,或是加害人自己制裁自己,也挽回不了美丽年轻的性命。我们这些罪人实际上对罪恶无能为力,上帝才能真正的解决罪恶的问题。上帝让我对叔叔的恨意,每天一点一滴被上帝的爱所融化,不知何时我对那个叔叔不再有复仇的念头。并且,上帝也医治整全了原本破碎的我。

大三,团契有位弟兄追求我,正式交往前,我坦白地告诉他这段往事。有些人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友曾经遭遇过这种事,即使我的情况不算真的被性侵害。但是那位弟兄他不在意,反倒安慰我,也接纳我。在交往的过程中,他非常尊重我的感受。不同一般情侣,我们没有太多肢体上的接触,即使只是个牵手小动作,他都会询问我的感受,慢慢地等候我的改变,带领我走过对异性的嫌恶与恐惧。四年之后,我与他结婚,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基督徒常做见证上帝行的神迹,得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生病得医治、考上第一志愿……,然而我深深感到,真正伟大的神迹,是生命渐次地重整改变!我原本应该单身、仍在盘算著如何报复,陷入无止境的恶性循环。但耶稣拯救了我,耶稣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他带领我从扭曲的想法逐步走出。他让信他的人,罪恶可以就此结束。我的叔叔一家人并没有信主,他们还在罪恶的困境里面挣扎。而我何等幸运,能活在光明里。如今,我竟然还可以爱人,我竟然还可以被爱。我没走向必然的毁灭之路。

回首页|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