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鑑別與考古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亭納國家公園 Timna Park 的會幕中心〉

文◎陳小小

以色列有點像似三分之二縮小版的台灣,稍微瘦長一點的蕃薯。我們在以色列聖地旅習,第一日在以國南端、著名的國際觀光港市以拉特Eilat旅館下榻,第二日清早,便驅車直奔北方五十公里近的亭納自然生態保護區Timna Park。

亭納,可媲美台灣的墾丁國家公園,佔地約60平方公里,為可愛的馬蹄形狀,又稱亭納奇石公園。由於其地質為不同礦物質組成的沉積岩,因此巖層岫衍,色彩繽紛,層理分明。這些岩塊長年受風蝕作用,大自然將之雕塑出一座座型態殊異,各有特色的奇石,其中以漩渦丘Spiral Hill,蘑菇頭 Mushroom,拱門Arches,以及高達五十公尺的所羅門之柱Solomon's Pillars,最為有名。

崇竦巨石群,屹立於遼闊的曠野地上,構圖、陰影面與物體面形成強烈對比。加上從清晨到日暮,天空多變色彩,白、藍、黃、紅、黑,相映成趣。獨特而優美的奇觀,有如一幅幅梵谷、高更印象派的狂野畫作,令人血脈賁張、情緒興奮高昂。

我臉貼著玻璃車窗,貪婪地向外凝視著這些上帝的傑作。有人讚嘆著:「真是鬼斧神工!」全車人沒人察覺,『鬼』這個字眼不太好。畢竟,鬼哪有可能創造什麼好東西給人類?帶團的聖光神學院前院長呂榮輝博士就機會教育:「好不好,各位,我們改為『天』斧神工?」改得還真妙。

除了奇石之外,這裡還以古銅礦廢墟聞名,據說是當年所羅門的採礦地點。所羅門建聖殿與自住用的宮室,特地從遠方禮聘鑄造銅器的名匠戶蘭來幫忙。戶蘭滿有智慧、聰明、技能,他身為藝術總監,照著上帝的曉諭,完成了銅柱、銅海、銅盆、銅鏟、銅盤等……精美銅製品。《列王紀上》七章47節記載這一切需要的銅,所羅門都沒有過秤,因為多到不行。想想,光是那兩根立在殿廊前頭的銅柱「雅斤」與「波阿斯」,高八公尺(三層樓高),圓周五公尺三公寸,耗銅量就令人咋舌、很是可觀。

但,埃及人比所羅門更早在這裡開採煉銅。根據考證,距今六千多年前,他們就懂得用驢子將煉好的銅塊,運到天然良港以拉特,透過海運出口。沒想到這麼早,就有所謂的國際貿易呢!

因為時間很有限,要參觀的聖跡太多,我們無法每個點都下車駐足停留。呂院長精挑細選的第一個參觀點,就是所羅門之柱。


【所羅門之柱Solomon's Pillars】

車門一開,我們這群虎視眈眈的美景獵人,就像猛虎出柙,傾巢而出。或用雙眼,或用相機,迅速地順著旁邊的階梯登上景觀台,盡情地飽覽四周,攝獵眼前所有景致。我動作較慢,還杵在原地。實在是被壁立千仞的所羅門之柱所震撼,為之目眩。暗揣著當初為此柱狀岩塊石命名的人,腦中是否浮現是那兩根稱為「所羅門之柱」的「雅斤」與「波阿斯」銅柱?

景觀台旁的山壁上,有著埃及法老王拉美西斯三世Ramses III敬貢哈索Hathor女神的石刻,山腳下則有哈索神廟遺址。哈索的外觀是一頭母牛,頭上頂著一顆圓圓大大的紅太陽,她也常以牛頭人身的神像出現,是礦工膜拜的神明。

為何要花時間參觀這個與基督信仰無關的異教神祇呢?我當時有些納悶。不過,接著要去的第二個參觀點是會幕中心。看完兩處之後,才恍然大悟院長的用心。實在是因為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四百多年,處在那個時空背景下,上帝要給他們一個有別於異教的全新信仰,得使用人們所能理解的宗教元素來闡釋祂自己。

哈索神廟遺址大小,跟實體會幕所佔的面積相近。敬拜的核心處是神龕,裡頭原來有哈索爾偶像。右側設有獻祭石槽與石桌,左側為大小不一的立石。地板上有方形小凹槽,用來作為帳篷支架的插榫,考古學者推論此神廟是一種「棚廟」。而耶和華曉諭摩西為以色列人所建造的移動式的聖所「會幕」,也同為「棚廟」的形式。

然而,上帝與異教畫清界線,重新下定義。以色列的會幕,其敬拜核心「至聖所」,沒有人手所造的偶像,而是放置約櫃。櫃上是施恩座,有兩個高張翅膀的守衛天使基路伯,臉對著臉。他們中間的留空,正是人眼不能見上帝的榮耀臨在。「你們不可做甚麼神像與我相配」(出埃及記20章23節)。這種設計與一般宗教人眼可見、人手可摸的偶像,截然不同。



約櫃內,擺著上帝所賜的十誡石板,這又是另一個與古代其他異教信仰的顯著差異。數千年前的異教神明,無論是埃及、兩河流域、希臘羅馬、地中海附近的神祇,七情六慾,仇恨情愛,跟人類沒有不同;他們只比人類多了不朽的永存性與強大的法力。甚至,他們撒謊、背誓、自私、狡猾、婚外情、易怒、善變,道德淪喪。異教信徒討這些神明歡喜,所舉辦的慶典與獻祭儀式光怪陸離,獻人祭、殺嬰、性濫交都有。

以色列的信仰,在欲流橫陳的古代文化中,愈發顯得獨樹一幟。上帝要他的百姓照著約櫃的十誡活出道德,多次宣告「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母耳記上十五章22節)。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祂更喜悅人聽從他的話,活出聖潔。

要進入會幕至聖所,心臟砰砰狂跳。畢竟,這在古時候,此種褻瀆舉動是會立即斃命,還好這些只是實體模型。望著約櫃內三件重要的物品,法版、盛嗎哪的金罐(模型是只碗)和亞倫發過芽的杖。突然有著過去讀聖經所沒有的想法:嗎哪,讓我意識到「上帝的供應必定足夠」。覺得自己十分愚蠢,小信的我總是靠自己的力量打拼,導致人生路走起來如此辛苦。而亞倫的杖,枯杖開花結熟杏的神蹟,則提醒著上帝按其心意揀選服事他的人,我需要的做的,就是明白祂在我身上的計畫,完成交託我的事。祂是我一生的主。


不過,嗎哪與仗,純屬我個人的自由默想,並不很好。會幕中心的解說員是個基督徒,她表示會幕應該要以「耶穌基督」為中心來理解。因為各個節期、月朔、安息日活動,舊約律法的那些宗教禮儀方面的規條,都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歌羅西書二章17節)。因此,嗎哪其實是預表耶穌基督是我們永遠的天糧。亞倫的枯杖發芽,則象徵「死而復活」,預表耶穌是神所揀選的大祭司,基督死而復活成為我們天上的大祭司。

在她解說下,身歷其境的站在與實體尺寸一模一樣會幕中,尤其深刻感受到耶穌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會幕中那隔開聖所和至聖所的厚重幔子,預表基督的身體。「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是藉著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希伯來書十章19-20節)。基督愛世人,為我們的罪捨命,作為馨香的供物和祭品獻給上帝。

我走近聖所香壇,凝視沾血的四個角,實在有感基督徒比起以古代色列人,少了贖罪儀式,可能會有些許信仰上的盲點。

以色列人若犯了罪,得另外去買牛、羊、鳥,請祭司行贖罪祭。這些動物的血,灑在香壇的角上,再拿到外院的祭壇用火燒了。估算起來,贖罪祭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因為三不五時都會犯罪。當然,這還是遠比我們原本該負的刑罰,輕省多了。菜市場一隻雞要價200-300元。我們一家四口,若獻上4隻鳥(雞)贖罪,大約要花1000元。若犯的罪重些,得獻上牛,那可不得了,一頭牛要幾萬元。基督徒能省下這一大筆贖罪費用,是因為耶穌的關係。他是上帝的羔羊,擔當我們的罪,替死在十架上。「贖罪,免費!」是我們不曾想過的。因此,較難感受到白白贖罪恩典的「深厚度」。但,對於得獻贖罪祭的以色列人,一定對這種「免費贖罪」恩典,勢必有著特別深刻的感受。

香壇的對面,有大祭司與一般祭司的模型人。大祭司肩頭上有兩塊紅瑪瑙,以希伯來文各刻著六個名字,就是以色列所生的12個兒子,照著他們生來的次序。胸前的胸牌上則鑲著四行,每行三塊,共12塊寶石,亦刻十二支派的名字,在耶和華面前作為紀念。看了好生羨慕。我也好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刻在上面,天天被紀念。不過,我想最要緊的是我的名字記在「生命冊」上,主耶穌認得我,知道我的名字,那就夠了。





亭納自然生態保護區內,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好比特有的野生動物:狼Wolf、麋鹿Ibex(阿爾卑斯野山羊)、白冠黑麥穗鳥white-crowned black wheatear;入口處設有銅礦解說中心,有360度立體環場多媒體影片播放,可以讓遊客更深入了解銅礦的歷史。有人工湖可以踩水車,旁邊有餐廳和紀念品商店,有彩色沙子和玻璃瓶供沙畫製作,小朋友可以在銅礦模擬坑洞裡爬來爬去,還有攀岩、越野腳踏車、吉普車租借橫越沙漠等娛樂,特定的日子另有夜間慶祝活動party,估計待上兩天一夜才玩得過癮。

但,對於我,這些遊樂都比不上安靜在會幕裡面,用預表釋經法從會幕中找尋基督耶穌,來得有意思,來得重要。至聖所、聖所、外院、陳設餅的桌子、金燈台、以弗得……,還有好多好多,我都還沒了解。實在好希望能有一整天的時間,拿出聖經,翻開摩西五經中相關的經文記載,以「耶穌基督」為中心來默想會幕和整個敬拜的制度,細細咀嚼其預表基督的深層意義。


【會幕 盧瑞興攝】


【哈索神廟遺址 盧瑞興攝】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