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查詢
經文:

腓利門書 1:1-1:25

註釋:

腓利門書
這封信是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中最簡短的一封,只有短短25節而已。是寫給歌羅西教會的一位名叫腓利門信徒的書信,主要是在替腓利門家裡一位名叫阿尼西謀的奴隸懇求,希望腓利門能因為耶穌基督的緣故赦免他逃跑的罪刑。也從這封信中可看到使徒保羅很盡心的替一位弱勢者說項,是很值得學習的一門信仰功課。

第1節,就像使徒保羅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一樣,他自稱是作耶穌基督的「囚犯」,意思是指他為了見證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信息,被捕入監獄。這點從第9節、第10節、第13節、第23節等,再次重複出現「囚犯」、「坐牢」等詞,就可確定這封信是使徒保羅在監獄中寫的。

再者,他說這封信是他和提摩太一起寫的,這表示他寫這封信的時候,提摩太就在他的身邊。但也有另一個可能,就是腓利門認識提摩太,而使徒保羅用提摩太的名字,是要讓腓利門知道,他和提摩太對信內要談及有關阿尼西謀的事有共識。

第2節,這節提供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料,就是腓利門的家已經是信徒聚會的地方。這種聚會的方式也是早期教會最大的特色,都是用家庭聚會的方式開始教會這樣的信仰團契。他特別提起在聚會的信徒中有「亞腓亞姊妹」;她很可能就是腓利門的妻子,而「亞基布」則是他們的孩子。因為阿尼西謀是他們家裡的奴隸,所以他們都關心此事件。而且這裡用「服役」一詞,是因為使徒保羅喜歡將傳福音如同在打仗一樣,表示他們都是一起為福音事工努力的同伴。

第3節,這通常都是當時寫信的一種禮貌,就是在自我介紹之後,隨即有問候和祝福的話。

第4至5節,他說每次為腓利門祈禱,因為腓利門是一個很有愛心和信心的人。這很可能是他除了提供自己的家當作聚會的地方,並且在每次聚會之後供應愛餐。另有一個可能,就是他經常資助貧困的家庭,讓貧困的信徒可以得到溫飽,他這樣的愛心傳到使徒保羅那兒去。

第6節,特別提到「同一信仰裡的團契」,這句話在表明大家都是耶穌基督的信徒,也都相信唯獨信靠耶穌基督是復活的主。因為這樣,才能藉此與耶穌基督「連結」,享有死而復活的「一切好處」。

第7節,再次肯定腓利門在愛心上的美好見證。

第8節,從這節開始直到第21節,使徒保羅這段經文中談到他寫這封信主要目的,就是要向腓利門提到有關阿尼西謀的事。

第8至9節,使徒保羅說寫此信是為了一項「請求」,而且這項請求是出自心甘情願的態度。換句話說,他要讓腓利門知道,他不是因為腓利門請託而寫這封信,也不是因為某種私人的利益才寫這封信,而純粹是因為要實踐耶穌基督的愛。這裡他特別提到自己雖然貴為福音的「大使」,卻因為福音的緣故而成為「囚犯」。這也在暗示著腓利門必需要有同樣準備,不一定也成為囚犯,但可能會帶來損失。

第10節,使徒保羅說阿尼西謀乃是他「在基督裡的兒子」,是「靈性上的父親」。這種方式的比喻說明一件事:信仰與生命相連。這裡用來表明他和阿尼西謀的生命是連結在一起,不能分離。

第11節,這節很有意思,原因是使徒保羅說阿尼西謀逃離腓利門的家之後,就成為一個「沒有甚麼用處」的人,原因是逃離的奴隸就像一個逃犯一樣,即使再將他抓去奴隸市場販賣,也不會賣到好價錢。使徒保羅說過去阿尼西謀對腓利門看來「沒有甚麼用處」,但現在則是對腓利門和使徒保羅都有「用處」了。這個「用處」一詞,剛好就是阿尼西謀名字的意思。使徒保羅這樣說,最主要就是要讓腓利門明白,阿尼西謀改變了,而且是變得跟過去不一樣了。他希望腓利門會重新給阿尼西謀一次機會。

第12節,使徒保羅提到這封信的主題,就是要將阿尼西謀送回去還給腓利門。這裡使徒保羅用「送回」,這詞原本是由兩個動詞合併在一起的複合動詞。第一個動詞是「ana」,意思是指「回覆」,另一個動詞是「pempo」,意思是指「轉呈」。這樣意思就是指一個屬下將一個案件轉「呈」到上級去。這就有很特別的意義了,表示使徒保羅並不想指導腓利門怎樣處理阿尼西謀,而是由腓利門自己決定該怎麼辦。意思就是他會完全尊重腓利門的意見。

使徒保羅接著說阿尼西謀是帶著他的「心」一起去的,這就是在向腓利門暗示,阿尼西謀就像是代表著他一樣,而他願意用生命擔保阿尼西謀確實是不一樣了。

第13至14節,使徒保羅一直認為得到福音的人,都對傳福音給他的人欠著「福音債」,而償還「福音債」最好的方法,就是將福音再傳給別人,否則就會欠福音的債便越多。他強調阿尼西謀是已經替腓利門還了這筆「福音債」,但他不希望這樣的說法讓腓利門感到被強求,因此送回阿尼西謀,讓腓利門自行決定這筆福音債的償還方式。

第15節,使徒保羅提出了新的看法,認為阿尼西謀雖然曾擅自逃離,看起來好像是一種損失,但現在阿尼西謀「甘願」回去侍奉腓利門,必定比以前他還沒有得到福音之時,更努力在奴隸的角色和工作上,且不會再逃離,將會是一個更可靠的僕人,這樣對腓利門來說的確是一件更好的報償。

第16節,這是此信最重要的一節。使徒保羅希望腓利門接納阿尼西謀時,不要再把他看成是奴隸,是將他看成一個信仰裡的兄弟。這很清楚在表示:腓利門和阿尼西謀在信仰上都是使徒保羅的「兒子」,他們當然就是「弟兄」了。其實,這也是使徒保羅要提醒腓利門的一點,因為在腓利門的家提供給信徒聚會,而阿尼西謀可以幫助腓利門分擔福音的事工。

第17節,這節也是在回應第12節所說的,使徒保羅說阿尼西謀回去,就像是帶著他的「心」去腓利門那兒一樣。在這裡,他進一步說,接納阿尼西謀就等於接納他一樣。因為他和阿尼西謀在信仰上如同「父子」,是分不開的。

第18至19節,很有可能阿尼西謀會逃離腓利門的家,是和他做了甚麼錯事有關,而從這裡所提到的「虧欠」的用詞來看,可能就是指金錢或是財物上的「欠」。使徒保羅說他願意負責賠償這部份的債務。不過,在這裡使徒保羅提醒腓利門也欠他的債,就是福音的債。因為福音乃是與生命有關的「財產」。換句話說,使徒保羅認為阿尼西謀若是欠腓利門的「金錢」之債,那是身外之物,而腓利門欠使徒保羅的債,則是永恆生命的債。兩者之間的大小、多寡一目了然。

第20節,使徒保羅說「我們都是基督裡的弟兄」,這句話說出了整個教會信仰團契的意義,就是大家在教會裡,就如同一個大家庭裡的兄弟姊妹一樣,沒有誰是誰的主人、僕人的位階差距。

第21節,他表明對腓利門有清楚的認識,也相信腓利門會聽從他的指導。因為這緣故,他「才寫這封信」,並且深信腓利門會用更多的愛來接納阿尼西謀回到身邊。

第22節,當使徒保羅寫這封信時,可能想到再過不久就可以出獄回去,這樣就可以去探望一下腓利門,因而他要腓利門替他準備一個房間,這樣的寫法對腓利門來說也是一項極大的鼓勵,因為當時大家都覺得接待使徒保羅,是一項光榮的事,可以接待上帝忠實的僕人,就是一件甜美的事。

第23節,「以巴弗」,可能是開拓歌羅西、老底嘉,和西拉坡里等三間教會的一位忠實之福音僕人(參考歌羅西書四:12—13)。他此刻很可能就是陪伴使徒保羅在監獄中,因此,他說「跟我一起坐牢」。

第24節,這裡提到同工「馬可」,這是指約翰‧馬可,他原本是在使徒保羅第一次旅行傳道時,由巴拿巴推薦同行的伙伴(參考使徒行傳十三:5),後來不知何故半途離開(參考使徒行傳十三:13),使徒保羅曾為此事大為生氣(參考使徒行傳十五:37—38)。現在這裡又出現,表示他又加入了使徒保羅的行列,後來得到使徒保羅的稱讚(參考提摩太後書四:11)。

而「亞里達古」則是帖撒羅尼迦人,也是使徒保羅的好同工(參考使徒行傳十九:29、二十:4,歌羅西書四:10)。

「底馬」,後來在使徒保羅寫給提摩太的書信中,曾提起他「貪愛現世」,離開使徒保羅,自己到帖撒羅尼迦去。在這裡,他則是與使徒保羅同工的。

「路加」,他是一位醫生,一直是使徒保羅傳福音時的好幫手,甚少離開使徒保羅(參考提摩太後書四:11)。

第25節,就像在前面已經提過的,使徒保羅遵照當時寫信的方式,在結束時再次祝福收信的人。
重新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