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評論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神鬼戰士》(Gladiator)〉

文◎陳小小

Movie:《神鬼戰士》(Gladiator)
導演:瑞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演員: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 華金費尼斯(Joaquin Phoenix)、康妮尼爾森(Connie Nielsen)
上映日期:2000年

《神鬼戰士》講述男主角麥西莫斯,是羅馬皇帝馬可士奧立流斯的大將軍,為皇帝征戰沙場二十多年。完成統一歐洲大業後,只想回返故鄉,與妻兒共享天倫。皇帝此時卻提出建議,要他當皇帝,等候時機成熟,將政權移轉於元老院,使羅馬成為「共和」政治。但皇帝的親生兒子康莫德斯先一步弒父篡位,當然麥西莫斯也被除掉。

後來他逃過一死,卻淪落為奴隸,上競技場跟人或猛獸搏鬥,號「西班牙人」。正巧新皇帝康莫德斯藉由提倡野蠻的競技「死亡遊戲」來取悅群眾,不料反把麥西莫斯捧成超級巨星。最後兩人在競技場上打鬥,先後身亡。麥西莫斯終不負先皇所託。

本片拍攝重點放在很多生死搏殺的戰爭鏡頭。如一開始羅馬軍隊與日耳曼蠻族的叢林戰爭近身肉搏、刀劍鏗鏘、屍橫遍野,或是競技場上羅馬戰馬的喧囂煙騰、奴隸的求生掙扎、獅子的咆哮、穿金戴甲的戰士們揮劍砍擊的場面。很多男人很喜歡看這些畫面,因此提到『神鬼戰士』這部電影,男人們便會建議要去看大螢幕才夠震撼。但我們女人通常會這些畫面又血腥、又暴力,十分無聊。像第一場「羅馬—日耳曼戰役」就花了十幾分鐘,真是令我差點無法繼續看下去。但是沒想到看完整部片子竟然是因著其中兩幕的戰爭場面令我很感動。

羅馬軍隊打仗有其陣法。第一排是拿著盾牌、與刀劍的步兵,第二排是弓箭手。開仗時,第二排的弓箭手就射出點燃火的飛箭到敵方,第一排的步兵漸漸向前移動。而藏匿於暗處的騎兵,從兩旁包圍敵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入敵軍中心。戰爭中的人們,隨時會死亡。但是打仗就是這樣,意念中不可去想到死亡,只有完全順服領袖的陣法指揮,信任同袍之間彼此的支援,才能獲得全面的勝利。

另一幕是競技場的奴隸們對抗羅馬正規軍。男主角麥西莫斯對著其他奴隸說,你們若信任我就聽從我的指揮,團結起來,這樣子就可能不會死。結果有些奴隸聽了,就一口令一動作擺開陣勢,將盾牌緊緊接著。該成兩列縱隊、該成圓形、該成箭形,就照著作,最後竟然打敗開著戰車的羅馬軍。即使其中有些死傷,卻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使更多奴隸伙伴免於不死。至於不聽麥西莫斯指揮的落單奴隸,一下子就被刺死、或被砍死,死了也沒有任何價值。

使徒保羅在聖經多次用軍人為例,來勉勵我們基督徒。講到以巴弗提說「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作工,一同當兵」(腓2:25)、「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門1:2)用「同當兵的」來形容「密切的同工關係」。 又勉勵作主工的基督精兵,「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1-4)。 甚至把羅馬軍人的軍備用來舉例:「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然而回過頭來思想我們這些基督的精兵,所謂的基督徒,一點也不像真正的軍人。因為很多時候,當我們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時,很多人只顧自己的活命、或自己小隊伍的利益,根本不管整個戰役耶和華元帥是如何領導的。好比有人明明生活所需夠用,卻還是忙碌於賺錢、或是公司職位爬升,卻抽不出時間服事上帝。或者是教會、基督徒機構只管自己內部人數增長、奉獻增多,不願意將資源分享周遭弱小教會機構。於是整體戰役,一堆不服從元帥的個人或小隊伍,如何能夠為主贏得全面獲勝?更糟的是看見這些落單的基督徒被敵軍砍殺陣亡。什麼時候,我們基督徒才能擁有「全面性」、「長遠性」的眼光,完全順服耶和華元帥的領導,彼此合作,為主贏得這一世代的人呢?

願本片的軍人團結合作、不看小我的精神,可以喚醒每位基督徒的當兵意識!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