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隨筆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夢想,就要起飛〉

文◎陳小小

「只有國中小學歷的人,沒資格受神學教育裝備?」
「英文不好的人,沒能力受神學教育裝備?」
「沒有錢的窮人,沒條件進受神學教育裝備?」
「位在偏遠鄉鎮的人,不能享受優質的神學資源?」以及,
「有全時間做傳道人的呼召,才可以進神學院受神學教育裝備?」以上五個問題,多年來在我心中盤繞。

我們夫婦私下常取笑說,「為何會有免費、好用、優質的信望愛聖經工具?」那是因為我們小時候窮、我們英文不好、我們位在偏遠鄉鎮。

我公婆是工人階級,我父親是軍人階級,加上我和tjm都是第一代信徒,想要買甚麼聖經註釋資料(甚至是聖經),都要靠自己打工或吃泡麵。我們英文不夠好,所以我們知道中文介面的聖經工具,是多麼的重要。他小時候住在旗山、我住在右昌,他以前若生大病,就要坐車出來到高雄看病,坐公車吐個半死,病情更加嚴重。而我住在右昌,我考上雄女,每天搭公車來回等車坐車轉車,來回三個小時。我們飽受城鄉差距的禍害。

感謝上帝,讓前二十年,我們與眾義工以及數不清的代禱奉獻支持者共同努力下,成就了華人第一套免費、好用、優質的信望愛聖經工具。沒想到下一個二十年,上帝帶領我來到高雄真道神學院。

莊丁金院長邀我進來真道。兩人第一次見面,我問他「有那麼多神學院,請問上帝擺在你心中的真道神學院異象是甚麼,跟別間有哪些不一樣?」畢竟我並非僅為了謀生餬口找教職,我更要尋找一個有共同異象的團隊擺上自己。

他對我說,他看到一些神學生畢了業,竟然不會處理喪事、關懷喪家。他覺得情況嚴重。真道訓練出來的,不能只是滿腦子學術的牧者。我非常認同莊院長的看法,我經歷過母喪、父喪、弟喪,原生家庭三個至、至親的親人都離開了。我知道喪事的過程,對遺族有莫大的重要。喪事重點絕對不在舉辦豪華鋪張的儀式,而是安慰陪伴。

莊丁金院長就是這樣的牧師。我跟他短短接觸數周,就恰巧遇到一個牧者因長年在外宣教,導致台灣沒有很熟悉的教會與牧者能為之舉辦喪禮,院長臨時接到,還是百忙中硬擠出時間為之辦喪禮。「牧者,他在」,他給慌亂悲痛的人有安全感。

真道的教務主任潘良謀老師,我們是在聖光神學院教育推廣部認識的。他跟莊院長一樣,都有豐富的教牧經驗、神學知識與學生分享。有人為了要上他的課,遠從台東坐火車來高雄。所以就不需要我介紹了。他改我的筆名陳小小變成「陳大大」,我就叫他「潘老大」。上回我們一同遭遇台灣大停電,他跟我的班級都用緊急照明燈和手機的手電筒撐著上課。全班都是跟著老師汗流洽背繼續拼命到最後一刻電終於來了。

但,我覺得上帝帶領我來這裡,應該不只這樣,真道應該還有其他重要的異象。緊接著,蔡蕙秋博士進來擔任特聘教授,部分時間進辦公室。她曾擔任新亞學院教務主任17年,有豐富的教務經驗。她這學期要幫助我們學校教務系統更符合ATA(亞洲神學認證)的標準。

這週二下午,她找我和另一位江博士開會。她講出了以下這些key word關鍵字。
她懷抱的神學教育的異象和感動,要讓真道未來成為一間這樣的神學院:
只有國中小學歷的人,有資格進來受神學教育裝備。
英文不好的人,老師幫助他們有能力受神學教育裝備。
每一個基督徒,都可以進神學院受神學教育裝備。不一定具有全時間做傳道人的呼召。

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正是我對神學院的夢想。
我對她說,二十多年前,我就認為每一個基督徒,都可以進神學院受神學教育裝備。不一定具有全時間做傳道人的呼召才有資格。

我當時領受的呼召,就是網路福音事工。二十多年前,教會界的腦袋中沒有這種事工。甚至還有很多人認為網路是妖魔鬼怪。很多傳道人認為不需要會用電腦、不需要上網路,只需要會傳福音。我在神學生群中,是個怪咖。甚至還有一些人認為我這種未來不在教會牧會的,來神學院讀書,是在浪費神學資源。當面跟我這樣說。

我的觀念就是認為每一個基督徒,都可以進神學院受神學教育裝備。即使是家庭主婦,都可以僅僅是「為了好好教育敬虔的下一代」的理由,進神學院受裝備。公司老闆也可以「為了好好與員工分享基督信仰」的理由,進神學院受裝備。許許多多的基督徒都可以「為了能配得上長老、執事的職分,需要進深」的理由,進神學院。

我們開會開到一半,院長跑進來說要帶我們三個老師出去喝下午茶。蔡、江和我三個人,那裡想出去喝甚麼茶。我馬上讓出位置,搬去另一邊坐,用肢體語言暗示,「院長你快點坐下,參與我們。」蔡博士邀院長坐下來與我們一起開會。院長就像之前給我的感覺,像一個堅實的倚靠,他給我們支持,他非常認同蔡博士的理念。甚至還補充,真道很多已經正在進行中。

蔡蕙秋博士在新加坡二十多年,因為母親九十多歲,所以選擇回台灣陪伴照顧。她一回來,一堆神學院、教會請她授課。這學期她在真道開密集課程〈箴言概論〉。

推薦我進來的江季禎博士,是我台神(台灣神學院)的學長。他攻舊約,我攻新約。他是真道第一位專任老師,我是第二位(院長是當然的專任老師,但通常一般的說法是不把院長算在內。) 。江博士是馬來西亞人,課程內容豐富。我看過他的授課大綱真是嚇了一大跳,厚厚一疊。他安排學生選擇正反方來辯論。有一個題目:「以利亞山上是英雄,山下是狗熊的表現是可以原諒的?」讓我笑了。可惜我不能去旁聽他的課。

江博士行事低調,說話溫柔含蓄,細節處置得宜。跟我大喇喇的個性完全不一樣。我們有個夢想,希望這段手忙腳亂的時間過去,能有時間開個小小的學術討論時間,各自看了甚麼期刊,彼此報告,一起成長。未來也開放給學生旁聽。但這個真的是夢想。因為不知道是否可以擠出時間。因為他兼學務主任,我兼資訊主任。我來這裡擔任資訊主任,就是懷抱著讓優質的神學教育跨越地理環境限制的夢想。我們倆個重要正事得先做,學術討論會暫時當個夢想過癮。

辦公室還有三位非常重要的同工,一個是秘書姚莉平,以及小美女元媛、小鮮肉俊榮。

莉平是資深同工,其重要性,可以說是真道的心臟。一切所有可以想到的事情,都跟她有關。她是【所有單位】的窗口。超級可怕繁雜的工作,都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腦子記憶力過人。因為我現在正一步步了解整理創校以來過去與現在的網路頻寬、電腦硬軟體設備、網路神學院的文件,都要靠她提供。沒有我,真道不會倒。沒有她,我真的不敢想像真道會怎樣。

元媛和俊榮是真道的腳。他們立志「為主當兵」一年,來真道這裡啥事都做。吩咐他們做甚麼,他們就聽命做甚麼。剩下的時間,他們每就在眾人捐贈的書堆裡面,擦拭、整理、編目、上架。

我們辦公室八個人,還有許多文中沒有提及的兼任老師,一起為主當兵。夢想,就要起飛!
另類的神學教育理念,可以想見篳路藍縷、荊棘遍地。但二十年前,完全不被看好的學生福音運動——信望愛聖經網站怎樣被上帝興起,我認為真道神學院上述的神學教育異象,也照樣會被大大使用。
若您對上述的神學教育異象有感動,為大力這個僅有十歲的真道神學院禱告、支持。

註:真道神學院已經通過ATA亞洲神學有條件認證。有條件認證的意思是,一般正常是五年評鑑一次;我們有些尚待改善,得三年評鑑一次。

高雄真道神學院
807 高雄市三民區明賢街65號1樓
07-862-8000
http://www.logos.org.tw/

註,高雄真道神學院是獨立的法人。與高雄真道教會、芥菜種真道教會、潮州真道教會有關係,但與台北真道教會沒有關係。真道跟信望愛一樣,也是菜市場名字,很多人用。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