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隨筆
繁體 簡體 RSS feed | | 轉寄

〈以拉特、海洋水族館、海巴野生動物保護區〉

文◎陳小小

以色列的面積,大約是台灣的三分之二。形狀跟台灣頗為接近,是比較瘦長的蕃薯。因此,蠻容易記住大概的方位。

巴士沿著紅海阿卡巴灣Gulf of Aqaba海岸行駛。公路兩旁儘是各具特色的渡假村,以熱情盈人的姿態,向遊客頻頻招手。白淨閃亮的沙灘、湛藍的天空,路見一排自行車隊,體格健壯的外國遊客,迎著舒爽的海風,輕快地在初春的熙陽下馳騁,我們也跟著沈醉於疏懶閒散的海洋風情中,完全忘了埃及那一頭開羅正在流血革命。




以色列人過紅海的地點,傳統上認為是在尼羅河三角洲附近的曼薩拉湖(Lake Manzilah,也叫蘆葦海)。但有些學者認為是紅海阿卡巴灣,古時它也叫蘆葦海。根據出埃及記十四章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上帝吩咐他們轉回,在對著巴力•洗分靠近海邊安營。法老誤以為他們在地中繞迷了,曠野把他們困住。因此,可能以色列人先到了曠野,法老和他的軍兵、車馬追來,上帝分開紅海阿卡巴灣,讓百姓進入阿拉伯沙漠。

如果「過紅海」的地點是阿卡巴灣,那就更壯觀了。畢竟,「湖」的水牆,豈能比得上「海」的水牆!摩西向海伸杖,耶和華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分開,海成了乾地。以色列人走在海水作的牆垣中間。說不定一邊走,一邊向左右看,還可以看到繽紛亮眼的海底生物,上帝所造的天然海底隧道。究竟哪裡才是過紅海神蹟地點?也許日後某艘海底潛艇下去探看,發現古埃及戰車的殘骸,便能解開這個謎團。

進入以色列的第一站是第四大城、港市「以拉特」Eilat,其位於以色列國境之最南端,相當於台灣的鵝鑾鼻,各種遊憩活動也跟墾丁國家公園類似:陸上觀光有大型購物中心、餐廳、夜總會、傳統夜市;水上活動有獨木舟、皮艇、滑水、潛水。我們在以拉特的旅館下榻,窗簾一拉開,就可看到港口停泊幾艘風帆船、快艇、遊輪。

以拉特,可能就是聖經中的「以拉他」Elath或「以祿」Eloth,和合本聖經總共出現六處。同一個希伯來字(編號0359),三處翻譯成「以拉他」,三處翻譯成「以祿」。以拉特戰略位置極為重要,歷經戰火,各國爭來奪去,原為以東國在此處的一個漁村,可能在大衛打敗以東之後(撒母耳記下八章13-14節),被收入猶大版圖,因此所羅門王繼位後,才得以在「以東地紅海邊,靠近以祿的以旬•迦別製造船隻。」(列王紀上九章26節)

南北王國分裂後,又落回以東人手中,直到猶大王亞撒利雅【又名烏西雅】行上帝喜悅的事,才將之收回,又重新修建。然而子孫不肖,後面的王亞哈斯行可憎的事,以拉特又被亞蘭王奪走。

巴士在快要到達以拉特前,巴士經過位於亞克巴灣的法老島Jezîrat Far’ôn(又稱珊瑚島Coral Island),根據晚近的考古研究,這裡可能就是聖經中的「以旬•迦別」,因為島上有一個天然的小港。但帶團的聖經地理博士呂院長與其他學者持反對意見,因為這港太小又太淺。不過歷經數千年,滄海都會變桑田,我們就拭目以待,看最後考古研究結果如何。另有一說「以旬•迦別」是現代約旦國的亞克巴港市Aqaba。


【法老島】

因此,目前考古證據仍無法確定聖經中的「以旬•迦別」的正確位置,但至少可以確定一點,他們兩個地理位置很近,都曾是紅海阿卡巴灣的重要港口或漁村。所羅門王與猶大王約沙法、以色列王亞哈謝,都曾在這附近造船。

所羅門王的船隻,出航一次、三年返回,與紅海沿岸、印度洋各國進行海上貿易,裝載金銀、象牙、猿猴、孔雀、檀香木和寶石回來。示巴女王帶著一堆金子、寶石與極多的香料,傳說是從此處登岸,往耶路撒冷去向所羅門王求智慧(列王紀上十章)。這條航道在數千年前,就是海上貿易要道,如今重要性依然不減。

帶團的呂院長聽說我們到聖地,想要拍攝聖經中的生物,便特地安排了海洋世界The Underwater Observatory Marine Park Eilat、以及海巴動物保護區Hai-Bar Yotvata Nature Reserve 的參訪。一般的聖地旅團是不會到這兩處,多是一般自助背包客才會到訪。我們何其有幸!

我們在海洋世界看到了紅海特有生物與形態各異的珊瑚,是台灣鄰近海域不曾看過的。另外,遊客還可以爬到水中觀測館(The Underwater Observatory)的最高點,眺望整個阿卡巴灣,也可以沿著螺旋梯走下水底6公尺深,從四周透明玻璃窺看神祕的海底世界。館旁也有另外付費的海底觀光半潛艇,可搭乘至附近海域巡航。

以色列有個重要計劃,名為Hai-Bar Nature 計劃,目標是使聖經記載的每一種動物,再次在以色列境內活動。以拉特北方四十公里,即有個海巴野生動物保護區。區內有肉食性動物與夜行動物中心,但我們此行只參觀可愛動物區。可愛動物多是草食性,野放四散在園區,車子在規定的路徑上行駛,因此不能保證是否可以看到。呂院長說,他以前來的時候,牠們都在午睡,所以沒看到什麼動物。我聽了馬上在心裡用力禱告,求上帝憐憫,讓這些動物吃飽了不要去睡午覺,要懂得出來散散步、幫助腸胃消化。

上帝垂聽禱告,我們竟然看到了園區說明手冊上所列的大部分動物。好比,全身灰色、有著兩雙黑色條紋腿看起來像個紳士的非洲野驢Somali wild ass與中亞野驢Onager。前者極為罕見,人工繁殖復育不易,是目前家驢的祖先。因此舊約聖經撒迦利亞書九章9節:「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裡!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裡頭提到的驢,很可能就是牠。

高高在上的王,都開著賓士(騎馬)、勞斯萊斯(騎騾),先知竟然預言有一個謙和的公義王開著國產小車(驢)來。當時的百姓一定一頭霧水,聽不懂。但後人就知道那施行拯救的公義王,就是耶穌。園區裡的鴕鳥Ostrich最先出來迎接我們,甚至還跳起舞來,全車團員紛紛拿起相機猛按喀嚓。還真符合聖經這句「鴕鳥的翅膀歡然搧展,豈是顯慈愛的翎毛和羽毛嗎?」(約伯記三十九章13節)心裡喃喃對鴕鳥低語:「真是感謝你的熱情,但是聖經寫著:『鴕鳥住在那裡;野山羊在那裡跳舞。』(以賽亞書十三章21節)你何不跟野山羊說一聲,也請他跳個舞嘛?」然而,此保護區裡沒有野山羊,鴕鳥大哥想幫忙也幫不上。

後來到了隱基底,就是掃羅王走進大衛躲藏的山洞裡大便的地區,以為終於拍到聖經中的野山羊了,因為隱基底有「阿爾卑斯野山羊」。瞧牠輕快、毫不費力地在樹枝上走來走去,尋找樹上的葉子吃。若不是手上拿著相機,實在很想用力鼓掌,「山羊爬樹」可是從來沒看過的特技表演!然而,回到家中拿出所有參考資料對照整理,才發現阿爾卑斯野山羊不是聖經提到的「野山羊」,而是「麋鹿」(或譯「瞪羚」)!!

請不要覺得此事很無聊。這件事非常重要,因為牽涉到「吃」!當時上帝吩咐摩西告訴以色列人可以吃的牲畜記載於申命記十四章。第4節所有版本的中文聖經,翻譯都一樣。但第5節可就問題多多了:

14:5鹿、羚、麃子、野山羊、瞪羚、羚羊、山綿羊。《和合本修訂版聖經》
14:5鹿、羚羊、麃子、野山羊、麋鹿、黃羊、青羊。《新標點和合本聖經》
14:5鹿、羚羊、赤鹿、野山羊、麋鹿、野羊、野鹿。《聖經新譯本》
14:5野鹿、野綿羊、野山羊、羚羊。《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

《現代中文譯本聖經》就少了三種動物。對於我們這種愛吃的饕客,少了三種山珍美味可以嗎!簡直就要躺在地上滾來滾去抗議了。當然,推測背後原因應該是提及的動物有些已經絕種,因此現代中文譯本的聖經學者們團體開會慎思討論後,決定濃縮吧?

手中有本《聖經中的動物》Animals fo the Bible,作者Dr.David Darom生物學博士,住在耶路撒冷,任教於希伯來大學。在這領域研究三十多年,出版過18本關於以色列的海陸動物的書。透過他的書,再參考其他資料,才知道啥是聖經中的「麃子」。

簡單的說,「麃子」類似「獐」。我猜當初翻譯中文聖經的學者,故意選「麃子」這詞,而不用「獐」,那是因為「麃子」是古代像鹿的角獸,這樣才比較接近數千年前的摩西時代的那種動物。然而,對於我們現代人,其實連「獐」也都不太認識了。中文有句成語「獐鹿不辨」,用來罵人對事情分辨不清無法觀察細微處,連獐與鹿不同都無法分辨出。但,時至今日這個成語大概可以罵到所有的人,除了生物系師生或原住民獵人罵不到吧?

我考老公:「你知道獐嗎?」他竟然說:「小時候在鄉下吃過」。我驚訝地高呼:「不會吧?你吃的是獐,還是山羌啊?」獐與羌二字的國語發音不同,但台語發音是相同的。他摸摸後腦杓不太確定地說,「應該是山羌吧?」夫妻倆腦袋中又浮起一堆問號。

雖然申命記記載的這些可吃的動物,令人感到複雜。但其實也可以很簡單,總而言之,當初規定可以吃的就是摩西那個時代在以色列國附近區域,所有分蹄倒嚼的羊科動物與鹿科動物。此刻,不禁想起咱們台灣的鹿港鎮,現在哪裡看得到鹿阿?在距今400年荷蘭人佔據台灣之前,鹿仔港(鹿港舊名)到處都是鹿。清光緒八年,黃逢昶來台遊歷寫了《鹿仔港熟番打鹿詩》:「山環海口水中流,番女番婆夜盪舟;打得鹿來歸去好,歌喧絕頂月當頭。」才相隔130年,不要說我們「獐鹿不辨」,連「獐羌也不辨」了。那以色列人如何能知道數千年前摩西時代像鹿的角獸呢?

聖經記載大洪水事件,整個陸上生物,因著人類的罪惡跟著沉沒滅頂於水裡。之後,雖不再有大洪水事件,但人類對自然資源消耗方式,一再侵入破壞生物生存的環境,若有一部時光攝影機,調到萬千倍快速播放,我們就會看到數千年間有多少物種滅絕,就像聖經記載摩西時代以色列人可以吃的牲畜有十種,如今只剩不到一半。若是將放時光攝影機放在台灣這個小島來拍攝,肯定同樣震驚這數百年間物種消失的迅速。

其實已不少生物學家都有此體認。他們在研究動物的時候,都會發現動物正逐漸減少、趨向滅亡,可以臆測過個數十或百年,那些動物將消失。或許有點像相聲說的:「你們的地理已經變成歷史了,你們的歷史已經變成小說了。」人類的罪,把自己當上帝,以自我為中心,動物因人類的罪而受害,大地生靈塗碳。若再不正視這個問題,降低慾望,改變生活模式,不久的將來,生物學也都成了考古學了!



【隱基底的麋鹿ibex(阿爾卑斯野山羊),年齡越大,頭上的角越粗。】


【聖經中的「黃羊」antelope,即為北非旋角羚羊Addax】


【聖經中的「黃羊」antelope,也有學者認為是白劍羚White Oryx 】


【非洲野驢Somali wild ass】


【中亞野驢Onager】

回首頁|前期文章索引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