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查询
/*************************************************************************
 2004年离开高雄,来到台南安顿之后,研究圣经的动力就重新提升。
不过,研经资料无法闭门造车,一个人独立产生。但,因为 skype网路视讯工具的兴起
,便与以前在交大的同工tyhou,janewu商议来组成网路查经班,试试看是否能继续产生
研经资料。住在新竹的他们,二话不说,立即欣然同意。为了要扩大实验,并邀约住在
台北的mountriver,以及住在台中的roxanne 一块参与。

没想到,这个网路查经班就这样成了。其中还因为频宽因素,系统负荷过大,不时将成
员踢出讨论圈,然后主持人再把人救回来,非常有趣。

资料提供者:mountriver,roxanne,tanyokehou,janewu, tjm

这份研经资料,都愿意放弃着作权,欢迎转载、引用,甚至修改。我想,或者透过这种
Open Source的分享方式,可以把上帝的话传达给更多的人知道,并且也希望有人可以
站在这份研经资料的肩膀上继续改进,让网友可以有更好的资料可以取用。

 tjm 2009.2.25
**************************************************************************
路得记

路得记查经资料
零、背景:
  一、作者:
    (一)按照犹太拉比的传统,路得记是撒母耳写的。
    (二)不过路得记最后记载大卫,并以家谱为全书的结束,所以显然不太可能
          是撒母耳的作品。
    (三)作者掌握大卫家族的记录,又熟悉以色列人的婚姻、买卖交易等风俗习
          惯,因此可能是耶路撒冷王宫中的雇员或者是文士。不过因为没有提及
          礼仪或预言,所以应该不是祭司或先知。
          
  二、写作时间:比较可能是大卫王朝早期。因为家谱并没有提及所罗门,并且与
                士师记的关系密切。时间大约在西元前1011-970年之间。
  
  三、写作目的:
    (一)填补大卫王先祖来源的历史,其他旧约圣经只记录大卫是「耶西的儿子
          」 王上 12:16 。
    (二)讲述耶和华如何眷顾自己的子民,帮助在困苦中有需要的人,恩待信靠
          他的人,无论是以色列人或者是外邦人。耶和华的「慈爱」成为本书的
          钥字。
    (三)表扬人间的亲情与互爱互助的关系。
    
  四、特点:
    (一)内容记载的主要人物,除了 4:1 的「至近的亲属」之外,都记载有名
          字。
    (二)内容记载的人、事、时、地、物都符合古代以色列社会的习俗。
    (三)路得记被编排在圣卷部份(还有律法书、先知书)的节期书卷中。
          「雅歌:逾越节」、「路得记:五旬节」、「传道书:住棚节」、「
          耶利米哀歌:埃波月第九日,纪念耶路撒冷被毁」、「以斯帖记:普珥
          节」。
    (四)路得记与士师记在耶稣年间被视为一卷书(列在历史书之中)。
    (五)本书使用优美的古典希伯来文,但记录下了波阿斯带有方言特色的语文
          。
    (六)本书与以斯帖记是旧约圣经中两卷以女子名字作为书名的书卷。
    
☆参考资料:
  1.「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士师记、路得记」,昆达、莫理斯着,杨长慧译,校
    园出版社。
  2.「天道圣经注释--路得记」,周永建着,天道书楼。
  3.「活石旧约圣经注释上册」,马唐纳着,活石出版社。
  4.「每日研经丛书--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注释」,欧尔德着,许纯欣译,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5.「新国际版研读本圣经」,更新传道会。
  6.「启导本圣经」,海天书楼。
  7.「圣经导读--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卢俊义着,人光出版社。
  8.「圣经 串珠。注释本」,福音证主协会出版,中国神学研究院编撰。
  9.「灵修版圣经」,国际圣经协会。
  10.「圣经信息系列:路得记」,亚金森(David Atkinson)着,杨曼如译。校园出
     版社。
    
☆代号说明:
  「●」:经文注释
  「◎」:个人感想与应用
  「○」:相关经文
  「☆」:特殊注意事项


经文:

当士师秉政的时候,国中遭遇饥荒。在犹大的伯利恒,有一个人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往摩押地去寄居。 1:1-1:1

注释:

壹、一个迁移到摩押地的犹太人家族遭遇到不幸  1:1-5 
  一、事件发生的时代:士师时代,一个来自伯利恒的家族因为饥荒迁移到到摩
      押地去。  1:1 
      ●「秉政」:「审判」、「治理」。
      ●「当士师秉政的时候」:表示本书写作的年代是在士师治理的年代之后
                              。士师治理的年代大约是约书亚死后到扫罗王
                              被立之间的一段时期,约在西元前1200-1020年
                              间。
      ●「国中」:原文是「这地」。
      ●「寄居」:「居住一段时间」、「短暂居住」。原文显示这个家族还打
                  算在适当的时候回本地。
      ●「犹大、伯利恒」:用来与其他的「伯利恒」(如:西布伦的伯利恒
                           书 19:15 )区分。此城旧名叫做「以法他」
                           创 35:19  48:7 。
      ●「伯利恒」:「面包之家」、「谷仓」的意思。看来饥荒很严重,连号
                    称谷仓的伯利恒都受到波及了。是位于现今耶路撒冷南方
                    8公里处的一个大城。
      ●「摩押地」:位于约但河东、死海东面,属于高原地带。与伯利恒相距
                    约80公里。
      ◎有些解经家认为,只有伯利恒地区发生饥荒,而跨过死海,位于它东南
        方80公里处的摩押却没饥荒,表示这是由于士师时代,混乱局面下不断
        发生的掳掠所造成,例如:基甸时期,米甸人入侵,毁坏了许多农作物
        和牲畜。〈 士 6:3
经文:

这人名叫以利米勒,他的妻名叫拿俄米;他两个儿子,一个名叫玛伦,一个名叫基连,都是犹大伯利恒的以法他人。他们到了摩押地,就住在那里。 1:2-1:2

注释:

  二、家族的成员:家长是以利米勒,妻子是拿俄米,两个儿子是玛伦与基连。
       1:2 
      ●「以利米勒」:「我的神是王」的意思。
      ●「拿俄米」:「我的喜悦」、「甜美」、「可爱」、「愉快」的意思。
      ●「玛伦」:可能是「有病的」的意思。
      ●「基连」:可能是「钉住固定」、「衰弱」、「憔悴」的意思。「玛伦
                  」与「基连」这两个名字都出现在乌加列文件中,显示这是
                  典型的迦南名字。
      ●「以法他」:伯利恒城的旧名  创 35:19  48:7 。使用这个旧名,应该
                    是要表达这个家族是伯利恒当地显赫的望族 1:21 ,所以
                     1:19 伯利恒居民才会有那样惊讶的反应。
      ◎这一家人本来要去摩押地「寄居」躲避饥荒,结果一待就是十年,还娶妻
        了,等于是定居下来了。有时候世事难料,并非一切都是可以计画、掌握
        的。
经文:

后来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剩下妇人和她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娶了摩押女子为妻,一个名叫俄珥巴,一个名叫路得,在那里住了约有十年。玛伦和基连二人也死了,剩下拿俄米,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 1:3-1:5

注释:

  三、家族的三个男人都死了,剩下两个摩押媳妇,没有男丁。 1:3-5 
      ●「摩押」:此民族在圣经中的来源是  创 19:34-38 记载罗得与大女儿乱
                  伦生下来的后代。出埃及时摩押和亚扪人还设法咒诅以色列人
                   申 23:4  民 22:1-23:17 。此民族是属于以色列人眼中「不洁
                  净」的民族。
      ●「摩押女子」:律法禁止摩押人进入耶和华的会,与摩押人的子孙十代都
                      不能进入耶和华的会  申 23:3 。不过律法并没有规定不可
                      与摩押人通婚, 申 7:3 记载的是迦南人而非摩押人。
      ●「俄珥巴」:可能是「瞪羚」的意思,这个名字并非是典型的希伯来名字。
      ●「路得」:可能是「友谊」的意思,这个名字并非是典型的希伯来名字。
      ●「十年」:究竟是指这家在摩押地总共居住十年,还是家长死后十年儿子
                  娶妻,还是娶妻十年以后儿子去世,并无法确定。
      ●「儿子」:原文是「孩子」,此处与 4:16 相对。当时的寡妇失去了经济支
                  援,又因为没有孩子,所以未来也就没有盼望。最后路得给这
                  家人带来孩子,等于是开启了新的希望。
      ◎作者用短短的语句就描述了这个家庭十年所遭遇的沧桑:饥荒、迁居、死
        亡、无子等等。圣经中记载的亚伯拉罕、雅各等人都有过类似的遭遇,但
        神仍然保守。我们过去十年,是否也经历过了不少沧桑,我们由中间看见
        神的保守了吗?
      ◎由 1:3-4 看来,以利米勒死了以后,他的儿子才娶了摩押女子为妻。

经文:

她就与两个儿妇起身,要从摩押地归回;因为她在摩押地听见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于是她和两个儿妇起行离开所住的地方,要回犹大地去。 1:6-1:7

注释:

贰、拿俄米辞别媳妇要离开摩押地回到伯利恒,但是路得决心跟随  1:6-22 
  一、拿俄米听见犹大地有粮食,就和两个媳妇离开摩押,要回到犹大地。 1:6-7 
      ●「归回」:是本书的钥字,「转回」、「回头」、「离开」的意思。
      ●「眷顾」:原文是「临到」、「参加」的意思。上帝临到可能带来「眷顾
                  」,也可能带来「审判」。这里当然是「眷顾」的意思。
经文:

拿俄米对两个儿妇说:「你们各人回娘家去吧。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愿耶和华使你们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于是拿俄米与她们亲嘴。她们就放声而哭,说:「不然,我们必与你一同回你本国去。」拿俄米说:「我女儿们哪,回去吧!为何要跟我去呢?我还能生子作你们的丈夫吗?我女儿们哪,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不嫁别人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因为耶和华伸手攻击我。」 1:8-1:13

注释:

  二、拿俄米劝告两个媳妇回娘家去再结婚,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1:8-131:8 中拿俄米用「耶和华」,而不用外族人也能理解的「伊罗欣」或用摩
        押的「基抹」神 民 21:29  王上 11:7 来祝福媳妇,表示她内心有根深蒂
        固的信仰存在。
      ●「恩待」:「慈爱」、「忠诚」、「信实」、「良善」。
      ●「得平安」:「安息之所」、「归宿」。
      ●「你本国」:原文是「你的人民」,重点是「民族」而不是「国家」。
      ◎当时的寡妇处境艰难。妻子是丈夫的财产之一,妻子完全没有产业继承权
        ,生了儿子后,母以子贵,就会受到家人的尊敬。可是她在家中的地位稳
        固与否,完全需仰赖丈夫。因此,当丈夫去世后,他的遗孀―特别是若有
        幼小孩子需要扶养―就陷入十分艰难的困境。「寡妇」这字不仅指失去丈
        夫,还含着孤单、被遗弃和无助的意思,所以改嫁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 1:11-13 成为一个伏笔,依照 申 25:5-10 的记载死者的兄弟要照顾死者
        的寡妇,为死者留后。有些解经家认为拿俄米并不真正了解「小叔制婚姻」
        的意义。拿俄米若再婚,她生的儿子已不再是以利米勒的儿子,也不真是玛
        伦和基连的兄弟。但作者关心的是拿俄米的绝望境地。
      ◎一开始两个媳妇应该都要与拿俄米一起回伯利恒,不过可能在启程后不久,
        拿俄米就劝告两个媳妇回娘家再婚。 1:8 中拿俄米说明自己劝告媳妇的原因
        是两个媳妇都对自己很「慈爱忠信」,自己无以为报,所以为她们的好处着
        想求耶和华让她们再婚成功。现在我们的婆媳之间,是否也存在这种为对方
        着想的心态呢?
      ◎这里显出一个很奇特,但是很真实的状况:拿俄米一面为媳妇向耶和华求恩
         1:8 ,一面却又认为自己所遭遇的苦境是来自上帝  1:13  1:20-21 的惩罚
        。其实人并非是完全理性,拿俄米一面相信神会赐恩典,一面又觉得掌管一
        切的神不能跟她的苦难脱离关系。
经文:

两个儿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拿俄米说:「看哪,你嫂子已经回她本国和她所拜的神那里去了,你也跟着你嫂子回去吧!」路得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拿俄米见路得定意要跟随自己去,就不再劝她了。 1:14-1:18

注释:

  三、俄珥巴被劝动,回娘家去,路得定意要跟随拿俄米回犹大去。 1:14-18 
      ●「舍不得」:「黏住」、「紧靠」的意思。
      ●「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即使是死也不能使你我分离」。
      ◎俄珥巴的选择并非功利,只是一种务实的选择,也合乎拿俄米的命令。倒
        是路得坚持对拿俄米委身到这样的地步(甚至用发誓保证)令人惊讶。圣
        经没记载为什么,只是记载结果:路得选择成为以色列人。
经文:

于是二人同行,来到伯利恒。她们到了伯利恒,合城的人就都惊讶。妇女们说:「这是拿俄米吗?」拿俄米对他们说:「不要叫我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满满地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地回来。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这样,你们为何还叫我拿俄米呢?」拿俄米和她儿妇摩押女子路得,从摩押地回来到伯利恒,正是动手割大麦的时候。 1:19-1:22

注释:

  四、拿俄米回到伯利恒,哀叹上帝使自己遭遇灾祸。 1:19-22 
      ●「玛拉」:「苦」、「苦难」的意思。
      ●「降祸与我」:「作证控告我」。
      ●「使我受苦」:「伤害我」、「攻击我」。
      ●「动手割大麦的时候」:约在阳历「四月底」的时候。
      ◎拿俄米向伯利恒妇女诉苦的时候,完全忽略了路得的存在。他认为自己「
        空空地」回来时,自然也没有考虑到自己还有路得这个媳妇。当然,一个
        外族女人算什么呢?他的家庭已经损失了三个男丁了。我们在苦难中时会
        想到自己还有的希望吗?
经文: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亲族中,有一个人名叫波阿斯,是个大财主。 2:1-2:1

注释:

参、路得与波阿斯的相遇  2:1-17 
  一、波阿斯的背景:以利米勒的亲族,是一个大财主  2:1 
      ●「亲族」:「家族」、「氏族」。旧约圣经所谓的「家庭」,比现代父母
                  和二、三个子女组成的核心家庭要大得多,包括凡有血缘关系
                  之人,和住在同一屋檐下之人。故此,挪亚的「家庭」包括他
                  妻子、儿子和媳妇。雅各的家庭包括祖孙三代。家中仆人和外
                  邦人都算在家人之内,受到一家之主保护的孤儿和寡妇,也都
                  算为家人。
      ●「波阿斯」:字义可能与「快速」或「力量」有关。
      ●「大财主」:「有财富」、「有力量」、「有声望」的人。此字暗示了「
                    财富」以及「男人的英勇」。 3:11 中也有此字,和合本翻
                    译为「贤德」。
      ◎今日我们中间的基督徒男性,是否有足够的财富与英勇,能够保护弱者呢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必须一味的追求财富与勇气,但我们也应该为累积当
        「可靠男人」的资本付出代价,而不是一味的等待上帝由天赏赐机会。
经文:

摩押女子路得对拿俄米说:「容我往田间去,我蒙谁的恩,就在谁的身后拾取麦穗。」拿俄米说:「女儿啊,你只管去。」路得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 2:2-2:3

注释:

  二、路得徵得婆婆同意去田间拾取麦穗,正巧到了波阿斯的田里。  2:2-3 
      ●「拾取麦穗」:参考 申 24:19  利 19:9  23:22 旧约律法容许贫穷人在
                      收割时拾取麦穗。
      ◎这种「准许拾取麦穗」的制度,一如禧年、安息年的原则和十一奉献的
        规定,暗示土地至终都属于神,并且他对贫苦弱势族群的关心,可从这
        些律法中表现出来。
      ◎由这里我们就看出旧约律法的优越,藉着「准许拾取麦穗」,就让拿俄
        米这种赤贫的家庭有了活下去的凭藉。现在我们已经很少种田了,但我
        们是否也应该透过慈善的捐款等等来维系这种「准许拾取麦穗」的「给
        穷人机会」之制度?
经文:

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波阿斯问监管收割的仆人说:「那是谁家的女子?」监管收割的仆人回答说:「是那摩押女子,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她说:『请你容我跟着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麦穗。』她从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里坐一会儿,常在这里。」 2:4-2:7

注释:

  三、波阿斯问起路得的身份,监管收割的仆人据实以告,并说明路得的勤劳。
       2:4-72:4 之前有个「看啊」没有被和合本翻译出来,意思是「正巧波阿斯也
        来到收割的地方」。
      ●「那是谁家的女子」:直译是「这个女子(或女仆)是谁的」。不单是
                            问路得是谁,还问及路得的背景。
      ●「屋子」:应该是指「工寮」一类临时性有遮蔽的棚子。
      ● 2:7 的困难是:督工的到底有没有准许路得拾麦穗呢?如果解释为没有
        准许,那就是路得在田边一直等田主波阿斯,如果解释为已经准许,那
        就是路得已经工作了很久,督工的人都赞许她的勤劳。解释为「已经准
        许拾麦穗」似乎是比较妥当的。
      ◎ 2:4 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
        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此处是圣经惟一一处以此形式
        记载的特殊问安方式,或许表示这并非一般通用的习俗。这让我们觉得
        波阿斯和他的工人,甚至连日常工作都包括在对立约之耶和华神的信心
        中。这与 民 6:24-26 中祭司的祝福十分相似。波阿斯对工人的祝福,
        与聚会结束时的祝福十分类似。旧约圣经从未将生活划分为「属灵」或
        「属世」两部份,整个生活都活在「神面前」。
      ◎许多人都有梦想,也有才能,却不一定够勤劳来实践自己的梦想,运用
        自己的才能。路得勤劳到连督工都注意到她,这一点真的是值得我们大
        家学习。
经文:

波阿斯对路得说:「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那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路得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 2:8-2:13

注释:

  四、波阿斯要路得在他的田里拾取麦穗,并要求仆人善待路得。波阿斯并表示
      自己已经了解路得的行为,并为她祝福。 2:8-13 
      ●「女儿啊」:显示波阿斯应该是路得的长辈。
      ●与我使女们「在一处」:「紧跟」、「黏住」。
      ●「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波阿斯要路得紧跟着女仆后面拾取麦穗,不需
                              要远远落后在后面。这样当然比较容易有收获
                              ,而且也比较安全。
      ●「欺负你」:「碰触你」,隐含有「性骚扰」等意思。
      ●「仆人打来的水」:这应该是提供给收割工作人员的饮水,不过取得不
                          易,所以要由男仆人去打来。波阿斯允许路得使用
                          ,以减低路得工作的劳累。波阿斯现在所给予路得
                          的权利,按理只有受雇的工人才可以享受。
      ●「顾恤」:「注意」、「关心」、「留意」。
      ●「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显示波阿斯认为路得已经接
                                              受了拿俄米所相信的神。参
                                              考 1:17 。 
      ●「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波阿斯称路得女儿,可是路得不敢以波
                                    阿斯的使女自居,她谦卑表示自己不过
                                    是一个拾穗者,一个穷人与寄居者的身
                                    分,向波阿斯求恩。
      ●「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原文是「向你使女的心说话」,意思是「
                                  温柔地说话」。
      ◎路得听到波阿斯给她的好处之后,反应不是说谢谢,而是俯伏叩拜,显
        示出路得对波阿斯感谢之真诚。路得此时并不知道波阿斯与她的关系,
        也不知道波阿斯为何要对她这么好,不过波阿斯对他的恩待,应该是让
        她非常感激的。
      ◎ 2:12 波阿斯祝福路得得上帝的赏赐之后,路得在 2:13 比较实际的求
        波阿斯继续使她蒙恩。我们可能常常为人祷告,但我们是否也能够伸出
        手来直接给予实际的帮助呢?
经文:

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他们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她吃饱了,还有余剩的。她起来又拾取麦穗,波阿斯吩咐仆人说:「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麦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在地下任她拾取,不可叱吓她。」这样,路得在田间拾取麦穗,直到晚上,将所拾取的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 2:14-2:17

注释:

  五、波阿斯又让路得与他的仆人一起进食,并多给路得麦穗。 2:14-17 
      ●「饼」:原文泛指「食物」。
      ●「醋」:「醋」,或者是「一种用酒做成的酸味酱汁」。
      ●「一伊法」:约等于二十公升,大约是半个月的工资。
      ◎波阿斯对路得多方恩待,甚至允许路得去收割捆好的麦穗中拾取麦穗(
        当然路得应该是不会去拿那些捆好的),这等于是可以让路得直接取得
        仆人收割得成果。并且波阿斯还顾虑到路得的自尊心,不直接送她麦穗
        而透过抽麦穗下来让路得拾取的方式来帮助她。我们施舍时是否也这样
        关注被帮助者的自尊?
经文:

她就把所拾取的带进城去给婆婆看,又把她吃饱了所剩的给了婆婆。 2:18-2:18

注释:

肆、拿俄米的反应  2:18-23 
  一、路得将工作的收获交给拿俄米。  2:18 
      ◎路得不单是把拾取的麦穗带回来,还把波阿斯给的食物也带回去分给婆
        婆。显示路得在快乐的时候还惦记着婆婆的需要。我们是否这样关注其
        他人的需求?
经文:

婆婆问她说:「你今日在哪里拾取麦穗,在哪里做工呢?愿那顾恤你的得福。」路得就告诉婆婆说:「我今日在一个名叫波阿斯的人那里做工。」拿俄米对儿妇说:「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因为他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拿俄米又说:「那是我们本族的人,是一个至近的亲属。」 2:19-2:20

注释:

  二、拿俄米询问起路得的工作状况,得知路得在波阿斯的田间工作,拿俄米透
      露波阿斯的身份是本族的至近亲属。 2:19-202:19 显出拿俄米由路得的收获中看出路得是蒙了别人的恩典,因此迫不
        及待的用重复的问题问路得工作的经过。
      ●「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可能指「波阿斯」或「耶和华」。以「耶和
                                华」比较可能。
      ●「我们」本族的人:在此处拿俄米开始把路得和自己的命运连在一起,
                          称呼波阿斯为「我们」本族的人。
      ●「本族的」:「接近的」之意,可指时间的接近。亦可指地点的接近。
                    这里是指亲属关系之接近。
      ●「至近的亲属」:原文是「赎回」、「至近的亲属应尽的义务」,引申
                        为「赎业的至亲」。 利 25:25  25:47-49  民 35:9-28 
      ◎拿俄米的心态在此有一些转变,他心目中的上帝本来是专门惩罚她的,
        现在却是不断恩待她的。所以她也开始准备要恩待她的媳妇,为她的媳
        妇找出路。
      ◎与拿俄米在 1:10-13 ,  1:20-21 中的心态相比较,此时她的心态显然转
        为感谢神!我们对神的信心是否也一样常常因着环境的转变而起伏不定呢
        ?看到这里,是否也可以提醒我们神的公义与慈爱,衪是眷顾孤儿寡妇的
        神。
经文:

摩押女子路得说:「他对我说:『你要紧随我的仆人拾取麦穗,直等他们收完了我的庄稼。』」拿俄米对儿妇路得说:「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于是路得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拾取麦穗,直到收完了大麦和小麦。路得仍与婆婆同住。 2:21-2:23

注释:

  三、拿俄米要路得听波阿斯的话,跟着波阿斯的使女出去,路得听命行事。
       2:21-23 
      ●「遇见」你在别人田间:「接触」、「相遇」、「攻击」。
      ●「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应该是要避免波阿斯认为路得不接受他
                                    的好意。或者是怕路得在其他人的田里
                                    遭受袭击。
      ●「收完了大麦和小麦」:小麦收割结束是阳历六月初,亦即路得在波阿
                              斯田里工作是由四月底到六月初,大约有七个
                              星期之久。
      ◎「路得仍与婆婆同住」:似乎显示了情况并无关键性的改变,收获时期
                              结束之后,路得一家的希望又在哪里呢?
经文:

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女儿啊,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你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你要沐浴抹膏,换上衣服,下到场上,却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你等他吃喝完了,到他睡的时候,你看准他睡的地方,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路得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 3:1-3:5

注释:

伍、拿俄米促成路得与波阿斯的婚事  3:1-18 
  一、拿俄米计画要为路得找丈夫,并把计画告诉路得,路得决定遵循婆婆的吩
      咐。 3:1-5 
      ●「安身之处」:与 1:9 「平安」同字根,都是「归宿」的意思。也暗
                      示要帮路得找新丈夫。
      ●今「夜」:簸麦需要微风把稻草、糠皮都吹走,当地在接近黄昏时最适
                  宜进行簸麦的工作。
      ●「在场上簸大麦」:打谷场是使收割的麦子脱粒的地方,用手或牛将麦杆
                          碾碎,可食用的麦粒就从毂壳中脱落出来。打谷场通
                          常是泥土地或由岩石块作成,位在村外的高坡处,也
                          就是通常设在空旷和地势较高的地方,当扬起碾碎的
                          麦杆时,晚风可以帮忙吹走较轻的谷壳,所以波阿斯
                          在打谷场边过夜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让晚风帮助将
                          谷壳吹走完成「脱粒」(白天忙于收割,晚上才进行
                          脱粒),另外为了防贼偷盗(晚间有人在麦堆旁守候
                          可以提防别人来偷窃)。当时显然不只波阿斯一人打
                          麦。 
      ◎打榖场通常是一块位置较高而又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以致在大麦时也可
        借助微风的力量。以色列的西风从下午开始直吹到太阳下山为止。用动
        物拉的橇辗过谷物,谷粒便会和谷分开,然后再以大木叉把谷抛到空中
        ,微风会把皮壳吹走,粒子会掉在场上。入夜后这些谷粒要有人看守。
      ●「抹膏」:「涂抹清香的油」。
      ●换上「衣服」:「外套」、「一种长及双脚,几乎遮盖全身的大衣」。
      ●「沐浴抹膏,换上衣服」:参考 撒下 12:20 ,拿俄米应该是要路得结
                                束守寡的身份,准备追求自己的新人生。
                                 撒下 14:2 说明守寡的妇人不抹膏,穿寡妇
                                的衣裳 创 38:14,19 。
      ●「脚」:原文指「大腿到脚趾的肢体」。此字原文编号SH 4772旧约圣
                经中这个字没有拿来暗示性器官过。
      ●「掀开他脚上的被」:原文是「揭露他的脚」,有人认为「脚」是「男
                            性性器官」的隐喻,不过 3:10-11 中波阿斯的反
                            应说明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无法了解当日的
                            风俗,不过路得的这个举动,一定很清楚的象徵
                            了「以身相许」的意思。
      ◎拿俄米对路得的建议看起来是十分奇怪而离奇的,难道是要路得去色诱
        波阿斯?其实不是。她是要路得按照以色列的习俗和律法行事,那时仆
        人睡在主人的脚下甚至共用被子是常有的事。透过遵守这样的习俗,路
        得可以告知波阿斯可以成为她的至近亲属。
      ◎ 3:5 并没有说明路得听了婆婆的建议到底怎么想,只是记录路得简要的
        回答自己一定遵行婆婆的一切吩咐。这显示出路得对婆婆的信赖,即使
        拿俄米建议路得做的事情,真的有点风险,路得问也不问就直接顺服。




经文:

路得就下到场上,照她婆婆所吩咐她的而行。波阿斯吃喝完了,心里欢畅,就去睡在麦堆旁边。路得便悄悄地来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到了夜半,那人忽然惊醒,翻过身来,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他就说:「你是谁?」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因为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波阿斯说:「女儿啊,愿你蒙耶和华赐福。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因为少年人无论贫富,你都没有跟从。女儿啊,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我实在是你一个至近的亲属,只是还有一个人比我更近。你今夜在这里住宿,明早他若肯为你尽亲属的本分,就由他吧!倘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为你尽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 3:6-3:13

注释:

  二、路得照拿俄米的计画进行,波阿斯察觉之后,告诉路得他要尽心为路得处
      理相关的问题。 3:6-13 
      ●「心里欢畅」:「舒畅」、「愉悦」。
      ●「悄悄地」:「秘密地」、「神秘地」、「安静地」。
      ●「婢女」:「女仆」、「妾」,这一种女仆社会地位稍高,可以被自由
                  人娶为妻或妾。
      ●「衣襟」:原文跟「翅膀」相同, 2:12 波阿斯表示路得是投靠到耶和华
                  的翅膀下,路得在此表示自己希望波阿斯保护她。
      ●「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参考 结 16:8 「取我为妻」的意思。
      ●「至近的亲属」:同 2:20 「至近的亲属」,「赎业的至亲」之意。但
                        这里提的应该不是「替兄弟留后」的义务,如果这是
                        波阿斯的义务,拿俄米就不需要这么麻烦,这里表达
                        的应该是「最能照顾我的亲属」之意。
      ●你末后的「恩」:「慈爱」、「忠诚」。
      ●「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原文是「你后来的恩慈比以前的更大」。
                                  其意义是路得现在对以利米勒家族的恩慈
                                  比以前更大。大概路得说「至近的亲属」
                                  使波阿斯认定路得是要为以利米勒家族留
                                  后。事实上波阿斯与路得都没有这个「义
                                  务」,可能路得、拿俄米也没有这个意思
                                  ,但是波阿斯是打算这样做了。
      ◎ 3:2 中拿俄米提起波阿斯是亲戚,用的字并不是「赎业的至亲」一字,
        可见拿俄米大概只注意媳妇的未来归宿问题,也因此没有用法律手段来
        处理路得的婚事。路得虽然用「赎业的至亲」一字来称呼波阿斯,不过
        她懂不懂这个字的复杂深刻含意?我们很难确定。不过由于本书中每个
        人都乐意为其他人着想,为其他人付出,结果波阿斯当场就决定要帮路
        得完成「赎业的至亲」的工作,但这反而会造成波阿斯娶路得的障碍,
        因为还有一个人具有更高优先权。
      ●「少年人」:「年轻男人」、「成长的壮年人」。
      ●「少年人....没有跟从」:表示路得并不一定非嫁给波阿斯不可。
      ●「本城的人」:原文是「我民的城门」,指「在城门口主持事务的领袖
                      群」,也就是代表「整个城」的意思。
      ●「贤德」:跟 2:1 描述波阿斯是「大财主」的那个字一样,是「有能力
                  」、「有价值」的意思。
      ◎作者虽然没有记载,不过路得的德行与所作所为大概已经让整个伯利恒
        人都认识这位摩押女子是怎样的贤慧。
      ◎「只管躺到天亮」:在当时的情况下,女子深夜回家可能会有危险,大
                          概还是留在谷场最适合。
      ◎小叔制是规定当一家之主去世,但没留下儿子时,当行的婚姻习俗。是
        由死者的兄弟娶死者的妻子,为死者留后。「至近的亲属」只有「买赎
        死者的地业」的责任或权利,如果不是死者的兄弟,就没有进行「小叔
        制」的责任。
经文:

路得便在他脚下躺到天快亮,人彼此不能辨认的时候就起来了。波阿斯说:「不可使人知道有女子到场上来」;又对路得说:「打开你所披的外衣。」她打开了,波阿斯就撮了六簸箕大麦,帮她扛在肩上,她便进城去了。路得回到婆婆那里,婆婆说:「女儿啊,怎么样了?」路得就将那人向她所行的述说了一遍,又说:「那人给了我六簸箕大麦,对我说:『你不可空手回去见你的婆婆。』」婆婆说:「女儿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 3:14-3:18

注释:

  三、路得回到家将经过告诉拿俄米,拿俄米要路得安心等待波阿斯的好消息。
       3:14-18 
      ●波阿斯「说」:可能是「自言自语」或「心里说」。
      ●「有女子」:原文有冠词,意思是「此女子」,指「路得」。
      ●「外衣」:可能是「斗篷」或「披肩」、「披巾」。
      ●「打开」:「抓牢」、「抓紧」的意思。
      ●「六簸箕」:原文是「六个单位」,比较可能是「六细亚」,就是两伊
                    法,大约是四十公升,所以波阿斯要帮路得放到肩上。
      ●「她便进城去了」:原文是「他便进城去了」,指「波阿斯」进城而非
                          路得。
      ●「怎么样了」:原文是「你是谁啊?」,不过实质的意义的确是问「状
                      况如何了」、「怎么样了」?
      ●「空手」:原文与 1:21 拿俄米提及自己「空空的」回来一样。拿俄米
                  说她空手回伯利恒. 但是上帝却透过波阿斯让路得没有空手
                  回去见拿俄米。
      ◎拿俄米似乎对波阿斯的性格很熟悉,所以要路得安心的等待消息。我们
        能像波阿斯一样让人信赖放心吗?
      ◎从这章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婆婆,儿妇与波阿斯微妙的互动。婆婆为儿
        妇着想,希望找到一个新夫家;而路得也为婆家着想,希望为婆家留后
        ;至于波阿斯也是为人正直,碍于年纪较大,又非至近亲属,因此不愿
        名不正,言不顺,娶路得为妻,因此处处为路得着想,再替她花费心思
        找至近亲。
经文:

波阿斯到了城门,坐在那里,恰巧波阿斯所说的那至近的亲属经过。波阿斯说:「某人哪,你来坐在这里。」他就来坐下。波阿斯又从本城的长老中拣选了十人,对他们说:「请你们坐在这里。」他们就都坐下。 4:1-4:2

注释:

陆、波阿斯进行娶赎路得的法律程序  4:1-12 
  一、波阿斯准备好相关的证人,又找到至近的亲属,准备进行相关法律程序。
       4:1-2 
      ●「城门」:是当时「公众聚会的场所」,也是「买卖交易和审判案件的
                  地方」。
      ◎「坐在那里」:波阿斯用的是「守株待兔」的方法来找那个「至近的亲
                      属」,还真的是被他等到了。
      ●「某人」:指一个「不甚明确的人」,这可能是作者故意隐藏其姓名,
                  因为他所做的并不是很光彩的事。
      ●「长老」:可能是城内的「权威人士」或者是「有特定官职的人」。
      ●「拣选了」:原文是「取」、「拿」、「带来」的意思,波阿斯大概不
                    是拣选,而是去「找了」十个(大概是法定人数)长老来。
      ◎波阿斯尽力让整个交涉合法,有足够的见证人,不惜浪费时间精力,并
        且冒险。我们在进行重大的抉择时,是否会贪便宜而不愿意「尽诸般的
        义」?
经文:

波阿斯对那至近的亲属说:「从摩押地回来的拿俄米,现在要卖我们族兄以利米勒的那块地;我想当赎那块地的是你,其次是我,以外再没有别人了。你可以在这里的人面前和我本国的长老面前说明,你若肯赎就赎,若不肯赎就告诉我。」那人回答说:「我肯赎。」波阿斯说:「你从拿俄米手中买这地的时候,也当娶(原文是买;十节同)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使死人在产业上存留他的名。」那人说:「这样我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你可以赎我所当赎的,我不能赎了。」 4:3-4:6

注释:

  二、波阿斯陈明赎地的同时必须娶路得,至近的亲属表明他愿意赎地,但因产
      业所有权的缘故不愿意娶路得,并允诺波阿斯可以承接他的权利。 4:3-6 
      ●「卖....地」:寡妇没有权继承土地,但拿俄米遭遇的这种状况,因为
                      土地没有任何合法的继承人,所以拿俄米可以出让这块
                      地,但是应该要以赎业至亲为优先出售对象。也可能因
                      为这块土地处理不易,所以拿俄米婆媳会穷乏到必须去
                      捡麦穗。
      ●「族兄」:「兄弟」、「同宗族的兄弟」。
      ● 4:5 和合本圣经的翻译可能导致一些争议,因为赎地至亲不需要娶路得
        留后。不过 4:5 的「买」(原文是SH 7069,原文也可能是波阿斯要
        买,而非赎地者要买路得。如果是波阿斯在赎地者答应赎地时,同时宣
        称自己要娶路得,并且要使死人在产业上存留他的名,这样赎地者就不能
        永远拥有这个土地,所以他打消赎地的承诺,这很可能是事情真正的来龙
        去脉。不管怎么说如果某人买地,又是某人娶路得,那拿俄米卖的地以后
        也是要归入第一个过继给以利米勒家族的小孩(这样算小亏),如果是波
        阿斯娶路得,那拿俄米卖的地以后要归入第一个过继给以利米勒的小孩(
        波阿斯生的),这样就是大亏了。
      ◎对波阿斯而言,赎地娶妻有「尽义务」的意味,而非「享权利」,即使是
        最后会吃亏,他也愿意。我们愿意为亲人尽义务,即使没有好处也在所不
        惜吗?
经文:

从前,在以色列中要定夺甚么事,或赎回,或交易,这人就脱鞋给那人。以色列人都以此为证据。那人对波阿斯说:「你自己买吧!」于是将鞋脱下来了。波阿斯对长老和众民说:「你们今日作见证,凡属以利米勒和基连、玛伦的,我都从拿俄米手中置买了;又娶了玛伦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为妻,好在死人的产业上存留他的名,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乡灭没。你们今日可以作见证。」在城门坐着的众民和长老都说:「我们作见证。愿耶和华使进你家的这女子,像建立以色列家的拉结、利亚二人一样。又愿你在以法他得亨通,在伯利恒得名声。愿耶和华从这少年女子赐你后裔,使你的家像她玛从犹大所生法勒斯的家一般。」 4:7-4:12

注释:

  三、波阿斯在见证人面前宣告自己要赎地并娶路得,见证的长老祝福波阿斯。
       4:7-12 
      ●「脱鞋」:这个习俗目前无法可考,但是 申 25:5-10 却记载了寡妇要把
                  不愿意为死者留后的人的鞋子脱下的习俗。虽然这里跟申命
                  记记载的状况不同,不过却似乎有影射的意味。
      ● 4:9-10 明确的表达「赎地」跟「娶路得」是分开的两件事。
      ●「她玛」:记载于 创 38:11-30 ,他的遭遇与路得有些近似。
      ●「法勒斯」:是犹大的儿子中最重要和出色的一位,也是波阿斯的祖先
                     代上 2:1-6  2:9-12 。
      ◎波阿斯年纪比路得大,应该是娶妻了。妻子可能死亡并且没有生儿育女
        ,因此长老们的祝福集中在「后裔」之上。
经文:

于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与她同房。耶和华使她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妇人们对拿俄米说:「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今日没有撇下你,使你无至近的亲属。愿这孩子在以色列中得名声。他必提起你的精神,奉养你的老,因为是爱慕你的那儿妇所生的。有这儿妇比有七个儿子还好!」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怀中,作他的养母。邻舍的妇人说:「拿俄米得孩子了!」就给孩子起名叫俄备得。这俄备得是耶西的父,耶西是大卫的父。 4:13-4:17

注释:

柒、圆满的结局  4:13-22 
  一、波阿斯娶路得,生了一个儿子,拿俄米做这个孩子的养母。这个孩子就是大
      卫的祖父俄备得。 4:13-17 
      ●「耶和华使她怀孕」:波阿斯和路得之前都没有孩子,这里言明是上帝介
                            入让路得怀孕。
      ●无「至近的亲属」:指的是路得生的小孩。 4:15 有明确的说明。
      ●「提起」你的精神:「复苏」、「复原」的意思。
      ●「提起你的精神」:「他使你的精神复苏」、「他是你生命的复苏者」。
      ●「爱慕」:就是「爱」的意思。
      ●「养母」:原文是「坚定」、「支持」、「忠心」,这里是「养母」、「
                  褓姆」的意思。
      ●「俄备得」:字义是「服事」、「仆人」。
      ◎一个短短而温馨的故事,背后隐藏了上帝的旨意。由波阿斯和路得,生了
        大卫与耶稣这个君王家族,这种结局恐怕是当事人与我们都意想不到的。
        谁知道上帝在我们身上会有怎样的计画呢?
经文:

法勒斯的后代记在下面:法勒斯生希斯仑;希斯仑生兰;兰生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撒门生波阿斯;波阿斯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 4:18-4:22

注释:

  二、由法勒斯到大卫的家谱 4:18-22 
      ◎此段与 代上 2:5  2:9-15 记载同一段历史,但历代志的记载比较详细。
        这个家谱应该是经过浓缩的。
      ●「后代」:这种家谱的格式与创世记一致,与历代志不同。
      ◎有人认为这个家谱不是原书的一部分,不过这似乎不太可能,因为一般
        作者不可能在大卫王的家谱上增加摩押人的血统。而且依照
         撒上 22:3-4 的记载,大卫落难时,把父母托给摩押王照顾,显示大卫
        跟摩押人有些渊源。
      ●「亚米拿达」:是亚伦的岳父  出 6:23 。
      ●「撒门」: 太 1:5 说他是喇合的丈夫。
      ◎照理说俄备得应该是玛伦的子孙,不过也有一些文献记载在类似的状况
        中,由于波阿斯比玛伦有威望,因此俄备得就会希望自己归于波阿斯的
        后裔中,这个家谱就显示出这种状况。


重新查询